4va65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笔趣-第一千五百一十章:回家吧鑒賞-yxwus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透过树荫的几缕阳光,因为微风的吹过时不时晃在少女的眼皮上。虽然这样的刺激不算太大,但作为让少女的意识清醒的契机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里…..是……”
“是格兰之森的深处,谢铭的队友们。”
苍老的声音,没有听过的声音,但貌似并没有敌意。这让下意识准备摸索武器起来戒备的少女,动作微微一松。而谢铭两个字,也开启了她回忆的阀门。
“谢铭….赛丽亚…..”
想要撑起身子坐起来,但浑身上下的剧痛却是在拒绝着大脑的命令。咬了咬下嘴唇,少女还是强行的坐了起来。
“您是…..”
途次佳人 蘭亭夜雨
朝着那道声音看去,少女却忍不住愣了一下。本来以为会是什么老者,但结果,不是老者,而是一只浑身上下都通红的猫妖。
“我的名字是西莫,想来,你应该多少听谢铭和蕾莎琳说过有关我的事才对。”
“谢铭他们呢?”
爆笑豪门:萌妻来撬门
“先把自己治疗好再去关心别人吧,小姑娘。”
西莫拄着木杖,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红发少女:“你应该队伍里唯一的治疗者吧?你们身上的伤我先暂时用森林的药草帮你们处理过了,但那毕竟是治标不治本。”
“想要彻底治好的话,还是要靠你才行。”
说着,他微微让开了身子,让欧贝斯看见了其他队友的踪影。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不轻的伤势,但因为有着药草处理,所以暂时还不会加深加重。但是扫了一圈之后,欧贝斯却没看到最关键的那个人。
“谢….谢铭呢…..”
“他没有和你们一起,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西莫盘膝坐在了地上:“连你们的到来,我都也有些莫名其妙。”
桃花殿下桃花劫 蜜雨轮
“突然天空上裂开了一道大口子,随后你们就和下饺子一样落了下来,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要不是看到了蕾莎琳在你们中间,恐怕你们早就被我的孩子们撕成碎片了。”
“谢铭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把你们送到了我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
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欧贝斯深呼吸了几次之后,摸着自己的十字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那个男人,可没有那么容易死。
不要胡思乱想,不要盲目去猜测,做好目前自己该做的事情。
嘶哑的声音,轻声吟唱起象征着生命的歌谣。
女圣骑士技能:新生圣歌。
治愈的圣光以欧贝斯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欧贝斯并没有吝啬,将西莫同样纳入到了治疗目标当中。毕竟,这只老猫妖的身上,也有着不少旧伤。
照这样下去,恐怕都已经活不了多少个月了。这蕾莎琳也是心大,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事。
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旧伤正在缓缓愈合,西莫的瞳孔中同样是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已经成顽疾的旧伤,也能被这小姑娘给治愈。
这么看来,貌似自己好像还能再活一些年头?那是不是,一些本来没机会去完成的事情和东西,也可以去着手琢磨了?
在将众人的伤势都全部治好之后,欧贝斯体内的圣力也已经去掉了一大半。而其他人,也从昏迷之中缓缓醒来。
除了赛丽亚。
——————————
“结果那家伙还是留下来殿后了啊…..”
用树枝挑动着眼前的火堆,诺羽的声音中没有一丝精神:“这个混蛋,明明说好了的,要一起撤退。”
“这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米内特倚靠在树干上,平静的说道。
“以当时的情况,艾丽丝对于谢铭已经有了必杀之心。我们这些人,仅仅只是附带品。所以,为了我们的安全,谢铭他必须让艾丽丝认为他已经死了。”
“只有这样,我们接下来在阿拉德大陆的行动,才会更加安全。”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做?”
“那应该问你自己,想要怎么做,诺羽。”米内特看向了诺羽:“谢铭说过,我们回到阿拉德大陆后,该怎么做应该心理有数。”
“我会回到暗精灵王国,和女王大人报告这些事情,让暗精灵王国提前做好准备。之后……”
“我准备前往绝望之塔。”
诗乃检查完了手中的狙击炮,站起身来:“谢铭说过,我们都是他选中的队友,是将来要一起去面对使徒的队友。而这一次,我们大家都已经见识到了敌人是有多么强大。”
“坦白的说,我们和谢铭之间的距离,哪怕再过去个十年都很难追上。但是,绝望之塔却能帮助我们将这个时间大幅度缩短。”
“那里,有着足够强的敌人,有着足够多的时间,有着可以放开手脚战斗的场所。我不想,再一次感受到这种无力感。”
“我想要帮上他的忙,帮上他更多的忙。”
“………能追上吗?”
“追不上,所以就要放弃了?”诗乃看着说着丧气话的诺羽,冷冷的说道:“诺羽,我记得你和你的师傅说过,你会成为让他自豪的徒弟。”
“而现在的你,能够让西岚大叔自豪吗?”
“……..”
“罢了,你自己想想吧。”
凰倾天下:嚣张养女要逆天
诗乃将目光看向了剩下的几人:“欧贝斯、蕾莎琳,你们打算怎么办?”
“准备和米内特一样,先回一趟圣职者教会,报告一下情况吧….”欧贝斯苦笑着说道:“真不知道,该怎么向教会报告尼尔巴斯的事情。”
“报告完之后….我应该会单独的游历一段时间….现在,我想要提升实力,需要的并不是去训练,而是去思考。”
“到处逛逛,到处经历一些事情,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应该也会去绝望之塔。”
“我也是。”
蕾莎琳平静的说道:“先和女王陛下报告这些事情,让她有着心理准备后,再去绝望之塔。”
“剩下的,就只有…..”
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赛丽亚,众人的目光微微一黯。
“欧贝斯,查清楚赛丽亚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吗?”
欧贝斯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赛丽亚的脑海中十分混乱,两种相似却又不同的精神力在互相纠缠着。一边想要将另一边融合,另一边去在抗拒。恐怕,是她过去的记忆复苏了。”
青青河边草
“若是谢铭在,应该很快就能帮她调理疏导好。但现在,也只能看赛丽亚自己了…..”
“…….那么,我带着赛丽亚去绝望之塔吧。说不定艾泽拉的高科技,可以帮忙解决这件事情。索西雅那边,就麻烦你们去说一声了。”
“嗯……”
“就这样吧,大家绝望之塔见。诺羽…..”
看了眼低着头的诺羽,诗乃想要说些什么,可这个时候又能说些什么?去绝望之塔,也仅仅是想要让自己在战斗中忘掉这些烦心的事情。
所有人,此刻应该都是同样的心情。
那样宛如天灾般的战斗场景,实在是太打击人的自信心,太让人感到绝望了。自己,真的能成长到那一地步?
不行,不能想这些。
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诗乃将狙击炮收回到空间布袋当中,从赛丽亚腰间挂着的谢铭的空间布袋中,取处了联络创世纪号的怀表仪器。
在和艾泽拉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便让艾泽拉远程将自己和赛丽亚传送进了绝望之塔里面。
陌上连理
“不愧是经过谢铭训练的人啊,能这么快就振作起来…..”
“她也只是在强撑而已。”
“………是呢,谁又不是在强撑呢…..“
“休息吧。”
米内特跃上了树干,闭上眼睛,淡淡的说道:“再想,情况也不会有任何变化。我们所能做的,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变化。”
“相信那个男人,然后努力的赶上他的脚步。仅此而已。”
敢不敢的上,是一回事。但去不去追赶,是另外一回事。至少米内特,还不想就这么认输。
其他人,相信也是抱有着的同样的想法。诺羽,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她可能需要一段整理心情,整理思绪的时间而已。
無法預料的青春 沫沫沫
“睡吧,晚安各位。”
“晚安。”
“晚安……”
森林之中,只剩下了火堆里时不时发出的‘噼啪’之声,以及从树洞中隐隐约约传来的,猫妖们的呼噜声。
可是哪怕身体已经十分的疲劳,少女们却没有着一丝的睡意。
这个夜晚,对于少女们来说,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
只有失去了之后,人们才会懂得珍惜。往常不管去什么地方,有着谢铭的空间能力在,往往只需要一瞬间就能抵达。哪怕是长期旅途,感觉时间也过得飞快。
可是,从格兰之森深处到赫顿玛尔这短短两天的路程,却让蕾莎琳等人有了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
大家都不愿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平常队伍里气氛有些沉闷时,往往都是由赛丽亚来进行调节。
谢铭带领大的方向和战斗,赛丽亚进行成员之间们的协调沟通。正是因为有着这两大主心骨。这支队伍才能走到今天。
看到那遥远的白色城市之时,所有人心中都微微松了口气。
先是和米内特在城门前进行分别,然后再和欧贝斯于圣职者教会,和蕾莎琳于市政厅。原本热热闹闹的队伍,此刻却只剩下了诺羽一人。
“该去哪?”
这热闹繁华的赫顿玛尔,诺羽却感到异常的陌生,异常的茫然。明明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迷迷糊糊中,她竟然又回到了月光酒馆。在后门的马棚中百无聊赖吃着肉食的小黑,在看到自家女主人回来时,眼睛骤然一亮。
本想要吼一嗓子表示欢迎,却发现女主人的表情不太对劲。而且,也没见到其他女主人和那个可怕的男主人的身影。
察觉到某些事情的小黑,原地刨了刨蹄子之后,继续低下头吃肉了。
“月光酒馆…..”
抬起头,看着这熟悉的院子,诺羽发现自己有些不敢进去。自己,要怎么和索西雅解释?该怎么和还在学校住宿的莉莉说明?
后退了几步,诺羽想要离开这里。去哪里都行,只要不是这里就可以。不要让她,去正视这一件事。
哪怕迟早都要去面对,但至少让她再逃避一段时间吧。
然而,命运却不肯这么放过她。
“诺羽?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听到这优雅又温柔的声音,诺羽的脚步一顿。想要逃,但却逃不掉。身体仿佛在反抗着大脑的命令,脚底仿佛被荆棘草给束缚住一样,一步也迈不出去。
“诺羽?”
披着轻纱从酒馆中走出来的索西雅,看着诺羽的表情,不好的预感从心中浮现。但和诺羽这群十六七岁小丫头相比,索西雅的阅历实在是丰富太多。
所以,她并没有直接质问什么。只是缓步的走到了诺羽身边,轻轻牵起了她的手。
“我们,进去喝一杯吧?”
“………嗯。”
——————————
七彩魔劍 壹夕漁樵話
在进入到谢铭的队伍当中后,诺羽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饮酒舞剑,作词作画,是她在国内经常做的事情,也是她的爱好。
然而这忙碌的一年多时间,她已经好久没有碰过笔,写过词了。所有的时间,都被诺羽用在了提升实力上。
她并不是没有努力,事实正好相反,诺羽比任何人都要努力。然而努力,却没有看到效果。哪怕抛弃了自己的爱好,她依旧没感觉到自己和谢铭的距离被拉近。
作为一名典型的虚祖女子,诺羽可以说是整个队伍中最喜欢胡思乱想,最多愁善感的。只是之前,一直被她压在了心中,没有表现出来。
这次的失败和挫折,则成为了爆炸的导火索。此时的诺羽,只想要大醉一场,一醉方休。
作为一名合格的倾听者,索西雅并没有阻止诺羽这样的行为。她明白,此刻的这名少女是该醉一下了,是该放松一下了。
当然,她也从诺羽的只言片语中,还原了整个事情。
谢铭失踪,生死不知。赛丽亚昏迷,记忆复苏。前几天才刚离开的队伍,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要是换成是她,恐怕都会有些不知所措。更何况是这群只有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真是迟钝又不负责任的男人….”
索西雅明白,从理智出发,谢铭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然而女人,又怎么可能随时随地都用理智去思考?
“哈….”
再一次将杯中度数极高的酒一口饮下,脸上充满了红晕,诺羽对着面前的索西雅呢喃着说道:“索西雅姐姐,我该怎么办才好?”
異世修妖傳
“我要,怎么样才好…..”
“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啊,诺羽。”
温柔的笑着,索西雅轻轻抚摸着面前少女的脑袋:“不要在强迫了,稍微放松一下吧。凡事,都要张弛适度才行。”
“是时候,回家去看看了。”
“回家…可是,大家都在努力…..”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节奏,按照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步骤来就行。”
索西雅轻声说道:“相信我的话,这一次,就听姐姐的一句劝。”
“等睡一觉,酒醒了,就回家去看看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