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ndi人氣都市小说 天啓預報 ptt-第七百零五章 生命、宇宙以及一切(上)分享-jj76c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你……就不怕真把他弄死?”
宙斯反而担心了起来。
“放心,对他来说,死个一两次根本不稀奇。”
彤姬无所谓的摆手,低头,凝视着槐诗的面孔:“应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坏呢?
正巧还有回光结晶在这里,左右不过是将一部分进阶仪式提前了而已,还附带一次玄幻小说中常见的‘易筋换髓’的主角级服务,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灵魂订造师
这可是难得的神赐加持诶,姐姐我相信你呀。”
话音未落,锋锐如剑的槲寄生,没入了槐诗的胸膛。
有浩荡的轰鸣迸发,环绕在赫利俄斯之上的虚无日轮骤然一震,开始了剧烈的收缩,随着无穷尽的辉光一起,向内。
在回光之泉的现象还未曾出现之前,便已经顺着槲寄生的引导,涌入了槐诗的躯壳之中,渗透了每一个部分,照亮永恒黑暗的归墟。
最终,融入灵魂的最深处!
在光芒映照之下,彤姬头顶的冠冕再度浮现,自幻影之下再度展现威严。
伸手掌控着这一份神明所铸就的奇迹,她肃声宣告:“于此,汝将重演巴德尔之死,以将这一份神力威权奉还世界!”
这一份意志随着光芒与现境之间的共鸣,瞬间传递到了现境的核心之中。
那是宛如鲸落一般的抉择。
以神明自身的陨落为代价,奉还这一份铸就自己的力量,将一切再度回馈给整个现境——而此刻作为神力的容器,槐诗也将被视作其中的一部分,继承这一份鲸落所带来的修正值。
而代价,就是灵魂被神力所溶解。
化为此刻的温柔光雨,向着现境飞去……
“你竟然不试图挽回?”宙斯愕然:“一旦神力回归现境,他的灵魂就会被彻底分裂成无数份,重新回归白银之海,到时候可就没得救了啊喂。”
彤姬笑了起来:“哎呀,你这是为我的契约者感到担心了吗?”
宙斯,无言以对。
虽然看眼前这个女人十分不顺眼,十分希望她能够倒霉,最好一脚才进深渊里摔死,可他却竟然……感觉槐诗的死亡太过于可惜。
如此有价值的灵魂,一定能够在人的世代大放异彩吧?
恶女擒夫:邪帝请轻轻 素辰
超牛特種兵 無限星辰
纵然没有神迹护佑,也一定可以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辉。
“放心,这还没完呢,宙斯……我的契约者可不是仅此而已。”
彤姬抬头,趁着这难得直达神髓之柱的机会,再度的,发出了曾经的祈愿。
“那么,再一次的——”
她微笑着,念出了那句咒语:“让‘海拉’,得偿所愿吧!”
这才是槐诗作为【秘仪·巴德尔之死】的载体,真正重要,真正不可替代的地方。
通过历史中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强制性的进行重演。
最终达到了注定的结果。
——让‘巴德尔’的灵魂,归于‘海拉’!
于是,在那一瞬间,宇宙中,那一片近乎无穷尽的光雨中,无数细小的灵魂碎片里,骤然有一部分在秘仪的力量之下相互居合,形成了白鹿的幻影,向着现境快速的飞去!
几乎是在弹指之间,消失不见。
而同时,在边境·暗网,庞大的图书馆深处,有沉睡的少女忽然从那个可怕的梦中惊醒了,下意识的低语:“槐诗先生?”
在那之前,便有光跨越了边境和现境的界限,笔直的穿过了无数防御,掠过了三位创造主的框架,降落在了少女的面前,再度化为了白鹿的形象。
莉莉愕然的抬头,端详着眼前似曾相识的白鹿。
白鹿也在看着她。
凑过来,闻了闻她的味道,然后,轻柔的顶了一下她的脸颊,一下,又一下。
最终,当三位创造主在警报中赶来时,只看到依靠在少女身旁的白鹿,温驯的吃着她喂过来的书页,守护着她的安全。
“这是什么?”KP挠头:“为什么我的辨识界面显示这玩意儿是槐诗?”
DM微笑着,摇头不语。
ST沉默了许久,无奈的叹息:“就当做那小子送来的礼物吧,别管了。”
三人远远的凝视着这一幕,许久,无声的转身离去。
.
“你以为这就完了?”
而就在赫利俄斯之上,彤姬眺望着白鹿消失的方向,微笑:“然后,让艾晴得偿所愿吧!”
于是,遵循秘仪的运转,在光雨之中,有幻光再度凝聚,化为燃烧之牛的投影,向着现境飞出。
天文会,亚洲统辖局决策部,繁忙的架空楼层内内忽然警报声大作,有赤红的光芒剧烈的闪烁着。
紧接着无数光影升起,笼罩在大厦之上。可那一道从天而降的火光却如此迅速的穿过了框架之间的缝隙,撞破了墙壁,闯入了严肃的办公室中。
很快,在寒风的吹拂里,艾晴面无表情的凝视着眼前乖巧伏地还摇着尾巴的Q版牛犊,又回头,看了一眼冲进来的铸铁军团。
烦躁的点燃了嘴角的烟卷,忍不住叹息:
“你这个家伙,可真会给我添麻烦啊……”
.
赫利俄斯之上,旁边装死的破狗忽然被彤姬伸手提了起来,还来不露出讨好的样子,就看到来自大姐姐的愉快笑容。
紧接着,天旋地转。
被粗暴的抡起来,投向了赫利俄斯之外的宇宙。
伴随着来自彤姬的话语:
“让傅依得偿所愿吧!”
再然后,贝希摩斯再度化为了苦痛之锤,吸纳了一部分灵魂……砸破了帝国大学的防御,引发了袭击警报之后,落在了正在授课的教室里。
摊着舌头,茫然的周围的破败的场景。
看到在老师的防护中眼角抽搐的少女,便邪魅一笑,愉快的甩着口水扑了上去。
我在外面浪完回来啦!
来自狗头的冲击令傅依闷哼了一声,想要打人。
感觉到老师的危险起来的视线,她的就变得不安起来,下意识的想要甩锅:“这个……维修费应该不用我掏吧?老师,你听说过,这是不可抗力啊……”
“……算在你实习时期的工资里吧。”老师冷酷的扶了一下眼镜:“下个月就开始。”
“诶!!!”
.
“然后,让罗娴也得偿所愿吧!”
伴随着彤姬的呼喊,美德之剑的白马从光雨中走出,向着现境驰骋而去。
天竺,黑暗的寺庙最深处。
地狱化的血海中,那个孤独漫步的旅者停下了脚步,视线从手中的照相机上移开,愕然看向身后。
那一匹从虚空中走来的神俊白马,焕发着光芒。
“嗯?你来找我玩了吗?”
罗娴微笑,挠了挠它的下巴:“那就一起吧,正巧,前面的旅途还很长。”
她将行礼放在了马鞍上,牵着缰绳,向黑暗的更深处走去。
愉快的哼唱着歌谣。
.
独宠专属保镖妻
而在赫利俄斯之上,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的彤姬喘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无奈感叹:“有个喜欢乱撩的契约者真是累人啊……应该没有漏下的了吧?应该没有吧?”
那既然大家拿那完了,剩下的……
“姐姐压力大,姐姐就不客气了。”
彤姬双手叉腰,得意的呼喊:“剩下的,都归我啦!”
于是在瞬间,光雨剧烈的震颤,竟然有一大部分向着赫利俄斯折返而来,化为了漫天的鸦群,最后涌动着,落在了庞大的神殿和彤姬的肩头。
巨蟒从影中浮现,驯服的缠绕在了她的手臂上,化为了华丽的臂钏。
可依旧还有大量的灵魂碎片,随着光雨一同飞去。
“剩下的怎么办?”宙斯问道。
“我都帮他搞定大部分了,剩下的还不让他也辛苦一下么?”彤姬无所谓的摆手:“放心,他可是和现境结缘深厚——区区聚合而已,难不住他。”
就这样,漫天的璀璨光雨飞过了冷漠的宇宙,跨越了遥远的尺度,随着那澎湃的神力一同落向了现境的每一个地方。
来自光明王之王的慈爱和悲悯洒落在了每一个角落之中,回顾源泉。
而在美洲,古老的殿堂内,手握着针线的老妇人抬起手,凝视着落在掌心的光点,似是叹息和欢悦一样。
“欢迎回来,巴德尔。”
玛玛基里亚抬起手,将那一缕光点送入微风中,凝望着它远去和消散的模样,轻声祝愿::“愿你在这人的世代里安详长眠。”
远方,只有风声回应。
.
.
在漫长的梦里,槐诗感觉自己在坠落。
在看不见尽头的黑暗里,寂寞的让人想要发疯。
可是似乎还有一个人陪伴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同行,内心中仿佛就隐约的有所慰藉,并不那么害怕了。
“你看,所谓的相逢和离别,就是这么简单,总是常见。”
那个平静的声音告诉他:“所以,在相逢的时候就要尽情欢笑,这样离别的时候才不会有遗憾。认真的道别之后,孤身一人再次上路的时候,才不会过于不舍和留恋。”
——————
行到某一处的时候,他停下脚步来,对槐诗说:“我就送你到这里啦,你应该回家去啦。”
“可你呢?”槐诗问,“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我的家里去,回到爱我的人身边去。”那个声音认真的说:“你也要一样,槐诗,有爱你的人在等待你。”
“还会再会吗?”
“当然啊。”那个离去的人停下脚步,像是回头一笑:“我无处不在,槐诗,我会一直看着你向前的背影,我也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
“那么,再见?”
“再见。”
那个洒脱的身影去向了更黑暗的地方,消失不见。
茫茫的黑暗里,槐诗却不知道如何再向前。
迷失在这一片看不见轮廓也走不到尽头的迷宫里。
可很快,有点点滴滴的微光浮现,远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引导着他在黑暗里向前。
那一瞬间,他好像来到了未曾去过的医院之中。
地球征服萬界 絕望羔羊
今生寻前世缘 水之淼淼
听见了来自窗口后的发问。
“姓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