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四章 新敵將至推薦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在众神山脚下过着隐居一般的生活,一方面是他喜欢这样慢节奏的感觉,另一方面也是他在不断地从这些神权中获取养份提升自我。
全職 獵人 小說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神道捷径虽然只能是一个很狭窄的领域,而不像仙道那样可以涵盖所有也不用担心有人阻路……但他可以从神道之中汲取对这个世界规则的领悟啊。
其中雷霆之道他本身就因为模拟了天谴并且在这个世界获得了以神权形式的法则碎片,所以领悟方面进展飞快,甚至如今他若是施展雷法,威力甚至比他最擅长的土行道法都要大一些。
善·变
但这方面他的领悟达到了一定界限之后,很快就又慢了下来……因为外面世界中有真正的掌控雷霆的神王阻路,所以他在这方面也只能以正常的方式继续积累提升感悟而没办法走捷径了。
天空之主的权柄依然在给他带来很大的提升……雷、风、水都能在天空之主的神职笼罩之下有不断提升。
当然,天空之主最有效的还是能够帮助剑崖众弟子领悟天仙之心,其他的倒是都无所谓了。
然后真正他可以深挖的,却还是太阳神职……这个神职涵盖火焰、光明、黑暗、希望、生命还有引力/重力等等一系列的领域,甚至在不少方向都可以直指本源。
他发现天仙之后,其实还是要选择一个侧重方向才好突破玄仙……玄仙可天地借力,可那前提却是对相对应的规则足够理解熟悉才行。
现在苏礼的方向有许多,而这么多方向全部选择的话显然不可能,最好还是要有侧重点。
这方面的修行海棠已经能够指点他许多了,海棠是天生神祇,从青帝的树梢上掉落下来就有天仙修为,长大了之后就是玄仙。
而她掌握的法则就是可以生命法则中部分,可使万物生发……所以她执掌春神之位毫无违和,也能凭自己喜好而拥有百花神职。
因此她在这个境界她不再像先前那样一知半解不能给苏礼很好的帮助了,她以自己的经验为总结,告诉了苏礼玄仙的奥妙。
天仙以前可广为涉猎,但是玄仙却只需要挑选专精即可。进而玄仙升金仙,便是将这专精之道不断深化然后将之彻底掌控。
当然其他方面东西也并非无用,若非都见识过一遍又如何能知道哪一种选择对自己最好?
而金仙再往后,却又是要从‘专’变成‘博’。
联想起这一路走来的修行路,似乎一直在从‘一’到‘多’,然后又从‘多’到‘一’进行变化。
只是原先苏礼是尝试了剑法、符箓、炼器、丹道、阵道这些修真的手段,最终才渐渐地形成了自己的体系有了固定的前进方向。
而现在他则是要从这许多世界规则之中筛选出最适合他的道路继续往前……
婚姻风暴 连翘
他犹豫再三。
照理说他现在选择太阳神权方向的道路是最合适的,进步也会是最快的。
可他并不甘心,因为这并不是他一直以来所擅长的道路,从来都是将这个神职当做工具来使用的,甚至就连领悟的提升都是相对被动。
就在他困惑犹豫的时候,却是没想到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仙人,但并非广厦仙教的门徒,而是角木余孽的仙人!
“没想到在这众神山下还能遇到原本东方天庭的同僚,只是不知道友是哪位上仙或者大神门下?”那个角木仙人倒是很温和地询问了起来。
苏礼有些意外地看向了这个仙人,感受了一下,应当是有玄仙修为的样子……看起来这些底蕴深厚的势力总是有办法瞒过这天地让玄仙级别的人下界来。
不过在这世界中,玄仙修为最多也就是见识更多一些罢了,实际斗法也还是会受到诸多限制。
苏礼见了放下了心中对未来的思索,很是无所谓地答道:“剑崖苏礼,前辈如何称呼?”
“剑崖门人吗?”那角木仙人看起来是个温润的中年男人,让苏礼想到了他那正陷入家庭危机的师祖公姬练。
所以理论上角木余孽遇到剑崖的人肯定是要喊打喊杀的,但是这人却很是平和地说道:“在下角木森恕子……”
他看了看苏礼背后的田埂,有些意外地问:“看道友在此整理田地倒是颇为意外。”
苏礼答道:“个人爱好,因为比较喜欢整些好吃的,所以走到哪里都会想要自己种一些。”
随后他又说:“森恕子道友才是让人意外,本以为角木之人遇到我等剑崖门徒应当都会直接喊打喊杀的才对。”
那森恕子听了却是苦笑着摇摇头道:“哪里来那么多的仇恨,错误也好正确也好都是仙尊自己的选择,所以是苦果也好还是甜果,我们这些人也都只能乖乖吞咽下腹。”
这话说的很有意思,似乎是在隐隐表达自己对那角木仙尊的怨言……不过也是,对于这些弟子门人来说,能够安稳地呆在东方天庭始终才是最好的结果。
他们可还远远没到放手一搏的时候……
但既然他们的一身道法神通都是源自角木仙尊,那么就像这森恕子所说的,无论好坏他们都只能生受。
这人果然很有意思,竟然这么公然吐糟自己的老大……须知角木仙尊可不是身形俱灭,只被青帝送去转世重修罢了。
角木仙教依然可以仙教自称,只要那角木仙尊能够历劫回归……只是回归后的角木仙尊也已经不再是东方天庭的仙尊了而已。
所以青帝做事其实还是留着情面也手下留情的,只是以一种十分温和的方式了断因果。
而这森恕子似乎是被勾起了谈兴,一脸无奈地吐糟:“其实按照我的想法,我们角木仙教在出了那般事情之后本应该立刻全面收缩,放弃一切手可能与东方天庭继续发生冲突的资源,然后直到仙尊回归方可卷土重来……如今却是……也不知又要损失多少门人。”
苏礼听了也是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话……这是个明白人,但也正是因为这森恕子什么都知道,所以一切才会是不可挽回的。
于是他干脆也懒得去理会,拎起了水桶开始随手在这菜地里洒水……这世界就连简单的术法都不能用,所以他就连洒水也都要自己亲力亲为……哦,还有个软萌的小侍女可以帮忙。
这是送客了。
但是那森恕子却没有识相离开,他反倒是语气神秘说道:“你们剑崖的人肯定是被广厦的人拉来做炮灰的吧?”
这话说得倒是没错,但其实广厦的人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找到剑崖的人在哪里……这种能力也真是够差的了。
苏礼抬头看了他一眼,只是淡定地答道:“他们不会得逞的。”
森恕子了然点头道:“看你这副样子也大概能看得出来这点了……看起来那群广厦的人也真够蠢的。”
这是在说苏礼在‘划水’么。
只是这森恕子随后又说道:“我劝道友接下来还是招呼门人弟子快些离开这个地方吧,这里很快就要变成是非之地了。”
苏礼闻言眉毛挑了一下问:“你们要和广厦全面开战了?不过不对啊,广厦那群人虽然还在西部的海滩上玩泥巴,但也总算是找到了发挥自己优势的办法。你们一时压制倒是可以,但想要全面开战却还差了一些。”
他琢磨了起来,随后又疑惑道:“找北方草原神系帮忙?”
“不会,这段时间草原神系和众神山神系打得有些激烈,应该没闲工夫来招呼你们的事情……”
他随后就是双眼一亮,然后灼灼地看向森恕子道:“你们找了外援!”
“是了,你们被东方天庭驱逐的罪名之中本就有‘里通外敌’这一条……所以你们并非没有联系其他天庭的渠道。”
“在情况堪忧的情况下,利用这些渠道联合其他天庭的人一起坑害一把东方天庭的势力,相信很多人都是愿意去做的……更何况,这个世界还真的是有利可图。”
森恕子听了也是眼睛微微一亮,意外地看向苏礼,却没想到只是自己一句有感而发的提醒竟然能够引起苏礼这么多的猜想。
“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森恕子立刻就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道:“既然道友已经猜到了,不知对我先前的提议有何看法?”
苏礼摇摇头道:“就像道友明知道有些事情结果不会太好却依然要去做一样,这世界既然属于东方天庭,那么我剑崖就有卫戍之责。”
森恕子脸色一僵,无奈地说道:“这个世界可没有被东方天庭占领,你没有这个责任的。”
苏礼玩味了起来说道:“原来如此,你是来做说客的……是因为不想让我剑崖成为变数,还是其实你们还没下定决心一定要呼唤外援?”
“也对,如果我听你的劝让剑崖的人撤场,那么你们也就用着再找外援了……但很可惜,这个世界属于东方天庭,我说的!”
苏礼极有主人翁意识地说道。
超凡 黎明
森恕子当场就有些不知说啥可好了……那角木仙尊被打破仙体,只来得及稍稍交代一些事情就转世投胎去了。
随后角木仙教全面收缩到这半神界中,却是忽略了一些关键信息……剑崖仙教的苏礼,那可是青帝金口玉言认可的准女婿!
这便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森恕子摇摇头然后一步迈出就已经出现在了很远之外的地方,看起来也是警惕苏礼对他忽然动手。
而苏礼则是见状目光一亮,他发现这森恕子的土遁法十分扎实,竟然在这环境下还能有这种效果。
看起来这个世界也并不是没发使用仙法道术,只是要使用会更困难一些罢了……所以他不免有了一些特殊的想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