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血魂殿中陰井泉熱推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这些个明珠,显然其灵性较之之前见到的好上不少,使得这里的光线比之别处更加明亮起来。
那石龛分布的范围很广,足足有万丈方圆大小,而且这石龛也极为密集,排列整齐,林立如阵。在每一个石龛的近旁,无一例外的,还蹲伏着一头恶兽的雕像,一个个栩栩如生,或立或卧,各具形态,不过却是同一种事物。
这种事物,徐芷若却是从母亲那里听说过,这种奇兽,在那冥界之中,可是与鬼面蝎齐名的存在,其名唤作尸毒兽。
传说此兽身上散发出来的尸毒素被人吸入体内,便能将人化作尸僵,甚至连修士也不能避免。此兽还有一项更为可怕的神通,那就是锁魂,将死亡者的灵魂束缚,使其不得遁入轮回,最终沦为幽魂鬼物。
大家听了徐芷若对此兽的介绍,一个个的,不自主的露出一丝惧色,不知为何,此处会出现此恶兽的雕塑。
大殿就在眼前,谜底即将揭晓,众人收拾心情,由独孤篪带领着,一步步踏向那光影之中,更显阴森的大殿。只所以这大殿看起来阴森无比,那是因为,在这大殿近处数百丈之内,竟然没有一个石龛,没有了明珠照亮,这大殿的所在光影阴沉,就与别处形成了显明的对比。
大殿虽然因年深日久,而显得极为陈旧荒瘠,不过倒是还算完整,甚至连那殿额牌匾上的文字也极是清晰。
血魂殿,三个枯血色的大字,铁画银钩,透着一种森森之气,那石质的殿门半掩,门前厚厚的积灰处,有一行明显的脚印,那足尖指向殿外,不过五六步后,便失了踪迹。
婚 過來 昏 過去
“这一定是之前那傀儡所留,想不到,他出来后还会将这殿门掩住。”灵儿指了指那半掩的殿门,作出了判断。之前,他们可是仔细观察过那只傀儡,这地下的脚印,与那傀儡的鞋底完全吻合。
“只是我很奇怪,之前咱们下来时,那天坑岩壁上布满了血迹,可自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处以下,却再无半点血迹了,却不知,之前那血流,是自哪里喷涌而出的?”此时,褚秀玉倒是提出了一个疑问。
“答案应该就在这石殿之中,此殿既然是以血魂为名,自然与血是脱不了关系的。”独孤篪指了指那殿额牌匾道。
“进去看看。”说着话,孔陌手上用了用力,将那金澜笔握的更紧一些。
说实话,此时众人都有些紧张,明知那大殿之中可能存在着自己等人无法对付的大家伙,却还是要锐身前往,这种送死的节奏,怎能叫人不紧张。
至于独孤篪与灵儿之前的那些话,不过是一些猜想,事实是否真如他们预想的那样,怕是他们自己也没有那个把握。
深吸了一口气,独孤篪踏步上前,走上台阶,就要推开道殿门。就在此时,那大殿之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传递出来。
“无知的小辈,安敢打扰老夫清静,还不速速离去,免得自招祸端。”
不知怎么的,那殿中忽然传出这一句威胁的话语出来,独孤篪的心,忽然一下子变的沉静下来,再不复之前的紧张了。
所谓的声厉内荏,说的怕就是现在大殿中那一位此时的情况了吧。若是他不说话,不出言恫吓,凭着那未知的神秘,独孤篪等人心中还会保留着忌惮之意,这话说将出来,无形之中就显示出,这殿中的存在怕是没有多少自保之力了,不然一位超级存在,对于闯进自己领地的几个小辈,想要灭杀之不过是抬手间事,何须言语上的恐吓。
或许这样的手段,对于一些心性见识差一点的晚辈人物能够起到空城计的效果,可对于独孤篪他们这些个心思慎密,心念坚定的人,却只好是弄巧成拙了。
一把推开那虚掩的殿门,独孤篪更无犹豫的一脚便踏了进去。身后几人唯恐其有失,也是急急地跟了进去。
殿内光线晦暗,不过独孤篪拥有灵目,自然不受影响,第一时间,便将这殿中的一切看个清楚。这殿中陈设到也简单,基本皆是石制器物,八根粗大的石柱,还有那石质的墙壁上都雕刻着复杂的图纹,只是年深日久,早已斑驳地看不出所雕刻的内容了。想来这石质,比之那外面的石龛石像有所不如吧,不然,应该不会是这样。
这殿中的石质物品腐朽程度,之所以会比那外面的事物厉害,怕还是因为这殿中血煞之气更为浓郁的原因。
除了那石柱石壁之外,大殿中央耸立着一方三层石坛,约占了整个大殿一半空间,每层三尺,加起来共九尺来高。石坛的石质明显要好于那殿中石柱石壁,也不知过了多少年,如今还是光亮如新,其上雕花刻符亦是清晰分明。
每层石坛四角都整齐堆着九颗人头骷髅,那些骷髅倒是与众不同,不似寻常骷髅那样的森白颜色,而是呈显出玉质般的黑色。
没有灵魂火焰镇守,这些个骷髅如今还能表现出如此完整品相,到也是一桩异事。再看那三层石坛上刻画的图案符纹,尽是一些凶神恶灵杀生戮命的画面。
符纹亦是鬼修才会研习的一种幽阴文,其意都是一些祈祷祭献之语。最上一层的石坛,倒是以青色玉石砌起一方如井台一般的事物,井台的正上方,当空悬浮着一棱形事物,此物质地如黑色水晶,两头尖尖,上下各有四个三角形切面,在其四周,流动着淡淡的黑色气机,如丝如缕,看起来品相不凡,应该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咦,怎么不见这殿中的主人,莫非见到咱们来,先行躲了起来。”大殿本就空旷,一眼扫过,殿中所有事物尽收眼中,并不曾发现之前那说话人的身影,凤漪不由笑问一句。
“躲?倒是不会,如此人物,纵然成了没路英雄,也不会做出畏敌躲避的事来,想来,他怕是被困在哪个地方现身不得呢?”独孤篪摇头笑道。
“困在哪里?这殿中一切,一眼便能望尽,还能困到那里去?”凤漪还是有些不信。之前她一入殿,便如独孤篪一样开启了灵眼,以他那天凤灵目的破妄神通,自信此间若有什么洞天宝图一类的空间宝物存在,应该是逃不过她的观察的。
“如果所料不差的话,应该就是在那井台所在了。”灵儿笑着指了指那三层石坛上的青玉井台道。
此时众人站在坛下,只能看到那三层处,青玉砌成井台的样子,却是看不到那井台之中,是不是有一井眼。
“你们在这台下为我料阵,我先上去看看。”这石坛四周,并无什么禁制类的存在,这一点,独孤篪自信自己的灵目还是能够分辩出来的,只是不知,那井台中是不是有着什么诡异,所以,谨慎起见,他还是决定一个人先上去看看,如果有什么意外,旁人也好有个救援。
这一次,灵儿几个人倒是没有与他相争,相比而言,众人之中,也就他去最为合适。那孔陌倒是想要和他一起,不过却被独孤篪严辞拒绝了。
几步跨上三重石台,独孤篪的身体,向着那井台处靠去,一时间,台下众人的心也被提了起来。一步,两步,三步,独孤篪的身形离那井台越来越近,却并没有什么异变发生,终于,独孤篪走到那井台边上,一手按上那青玉井台边沿,探身向内看去。就他的动作,台下众人便能知道,那井台中间,果然如井眼一般是中空的。
半刻之后,独孤篪不曾回头,却是将另一只手向着身后招了招。
“没事的,咱们也上去吧。那井中果然有东西。”灵儿看那独孤篪招手,回头向众人招呼一声,拔身便向着那石坛上跃去。
推理与爱情
青玉砌就的井台,其中围着的真是一处井眼,不过与寻常井眼不同的是,此井之中,存在的不是水眼,而是阴泉,只有探身到这井眼上空,众人才能感受得到,这井眼中那精纯浓郁的真冥之气。
“怪不得,在外面感受不到多少冥气,原来是被这东西封印住了。”此时,接近了那棱形水晶,灵儿终于能够判断出此物的作用了。
那东西,不过是一块产于真冥泉中的高阶冥石,因为质地精纯,所以看起来如同水晶一般。
本来,这东西对于阴泉并没有镇压作用,是不可能控制这阴泉冥气,不使其逸出的,不过,许是此间主人将其以西方铸器之法,制成棱晶,与那井台上的阵法刻画一齐布下了一座西方聚灵阵,使得外界灵力反压,正好迫住了井中冥气,使其不能散出。
不过这阵法,布置的倒也巧妙。
先是那冥晶,能够给这聚灵阵提供能量,使其不会因为能量供应不足而失了效用。
二是这阴泉冥气,正好又能补足那冥晶的消耗,使其蕴含的能量,不会因为岁月流逝而消耗怠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