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明尊 辰一十一-第七十三章南宮糊塗,殺伐果斷鑒賞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风闲子在葫芦里通过那太阴法镜看的分明,眼见长明派连最后一块地基都被钱晨撬走了,这才暗叹一声:“你说你们招惹他干嘛?”
“那位钱道友,只怕是道门之中最肆意的那般遮拦人物,我们两宗虽然出过三位元神祖师,但相比道门犹然只是旁门小宗,何必卷入龙宫道门的种种纠葛之中呢?”
“这下祖师传下数千年的门庭,也是一遭风流散尽了!”
风闲子借助太阴法镜显化魂体,先唤了几个琼湶宗的旧人来,问清了这些年的种种。
这些弟子犹然以为自己搬入了什么‘洞天’之中,看到风闲子还颇为惊讶,上去问候了几句,风闲倒也不忍跟他们说起这些人都装进了钱晨的法宝里,从此生死都不由自己。
听说琼湶旧部除了许多人见得旧宗匡复无望,顺势投了长明之外,也就只有他们数人留下来,还与少宗主韩妃坚守道统。
你是我的二毛一 子书妖娆
在长明太上长老南宫镜的照料下,也能勉力坚持。
风闲子是个厚道人,听闻琼湶旧部弟子还得到南宫镜的照顾,看着不远处屹立虚空呆呆观察这葫中洞天种种细节的南宫镜,心中越发不忍。
还有琼湶弟子担忧的问:长明搬家之后,少宗主如何找回来。
“只怕用不着她来找你们,你们就已经被人带着回去找她了!”风闲子悻悻道。
他飞身而起,来到南宫镜身边呼了一声:“南宫长老!”
南宫镜侧头瞟了他一眼,也不挂记在心,随口道:“你是那个……那个风闲子?可是被本门的人抓了回来,只剩下魂体也是可怜……唉!也是你们琼湶太过固执,两脉本是一家,如今合并唯一,重兴祖师道统岂不美哉,何必闹到这般地步?”
“我去向门中求一颗玄阴凝魂丹来,设法送你转世到一处好人家就是!”
风闲子听了他有些疯疯癫癫的话,心中越发可怜他,暗道:“我虽然只剩魂体,但已经有钱道友为我准备的转生灵胎。”
“倒是此人,还不知道自己满门都被人端了!还在这里抱着幻想……真是可怜可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看了这胡子头发乱糟糟的化神真人半响,终究不忍开口揭穿那个残酷的事实。
借尸还魂:夫人闹和离
直到钱晨领着一脸死灰的洪学盛来了,南宫长老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才对洪学盛道:“你说得了琼明祖师的壶天遗法倒是不假,这法宝的禁制颇为玄妙,竟然真的能将仙藤葫芦开辟这般广大的一个小世界,已能称得上洞天了!”
“唉!祖师飞升之前,也是处处留有用心啊!你说我长明和琼湶决裂,便是因为地方不够修行之故……”
“若是早早参悟祖师的用意,几位祖师合力将这仙藤葫芦栽培出来,炼成洞天,岂不是就有了一处偌大的根基?何愁不够安置弟子?”
“如此数千年来,说不定便有机缘将此宝炼成灵宝,真正的开辟一处可以移动的洞天!如此我琼明一脉早已光大,哪里还要仰仗什么龙宫的鼻息,或是没落成三流门户?”
钱晨扫视他的移动洞天一眼,便有不悦,心道:“什么琼明的洞天,现在是钱某的洞天!”
口中却只是淡淡道:“只怕如此闹的更厉害……”
南宫镜回头盯着他,老凶老凶,丑萌丑萌的瞪着眼睛道:“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琼明真人留下的遗宝不多,海外修行界又极是凶险,非得抱团不可,如此你们都分裂成了两脉!若是有这等道统根本,随身携带宗门,一人即一宗的宝物,那几个亲传弟子还不得把狗脑子都打出来?”
南宫真人下意识的点头道:“说的也是……不对,你说谁是狗脑子呢!”
他吹胡子瞪眼道:“那可是我长明祖师!”
“所以你也以为长流真人为了葫芦洞天会不惜同室操戈,把师兄弟们的脑子打出来是不是!”钱晨吐槽了一句。
这时候南宫真人才发现有些不对,一贯气势嚣张的洪学盛,如今紧紧跟在钱晨的后面犹如晚辈一样,不禁微微皱眉道:“洪掌教,你为何这般畏畏缩缩,他又是何人?”
“莫不又是哪位蓬莱的真传来了,由得你这般巴结!”
洪学盛一声不吭,如今他被钱晨算计,魂魄受制,被太极葫芦炼化,犹如傀儡一般一举一动都由不得自己,便是浮起的念头,都不是自己的,如何还能回答南宫真人的问题。
风闲子也看到了洪学盛如今的状态,心中不忍,只是叹了口气,说道:“钱道友!洪学盛虽然行差错路,作恶多端,但道友给他一个痛快就是……”
“如此奴役修道人,终不似正派所为!”
钱晨无所谓道:“如今打入蓬莱,还需借助他的身份,等到驱逐了蓬莱,我亲自送他下九幽!”
此话说的南宫镜心底发毛,他仔细端详了洪学盛许久,大怒道:“何人敢将我长明掌教以邪法炼成傀儡?夏真言又何在?”
他此时才察觉不对,挥袖之间无数彩光金花洒落,周身一圈神光外放,尊贵非凡,映照得他一个糟老头子,也有几分神威。
此时南宫镜已经调用阳神,一个犹如婴儿的识神从他脑后钻出,一寸一寸飞涨,便有数种神通化为阳火、飞雷等异象,伴随这阳神法身而生。
顷刻之间,便已经展现不可思议的神威。
“道友手下留情!”风闲子面露焦急之色,连忙阻止道。
南宫镜平日里十分迂腐昏沉,但此时自家掌教又变,危急道统,却显露三分果断来,可他不知道风闲子此言并非对他所说,而是在哀求钱晨。
那元气幻化的两座仙境顷刻间一虚一实!
以阴数的世家为虚,装载长明弟子已经整座宗门灵岛洞彻空间为实,虚实相生,乃成太极。
这太极图朝着南宫镜的化神法身一卷,便化去了其上种种恐怖的异象和法力,轻易的镇压了下来,若非钱晨留了一线,将太极葫芦重归混沌,炼化掉他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这太极葫芦法宝禁制的立意,便是因为钱晨几次镇压化神,念及这个层次的修士镇压容易,彻底灭杀却十分困难,先前藏山真人,火发真人都有如此原因,才能从钱晨手下逃出一条生路。
因此钱晨便祭炼了这般一旦镇压,便可顷刻将其完全炼化的法宝。
便有方便斩草除根之意,以后一旦镇压某位化神,只需摄入葫芦中,摇一摇便立刻无救,端是恶毒非常。
南宫镜神魂被禁,看到钱晨唤起仙藤葫芦,才恍然道:“这葫芦是你的法宝!风闲子,你竟然勾结他人,私自传下祖师大法,助外人坑害同门!”
风闲子微微有些羞愧,钱晨却冷笑道:“同门,尔等做龙宫的爪牙,坑害琼湶的时候,怎么不想到你们还是一脉同出?”
“而且壶中日月大神通很了不起吗?”钱晨微微抬了抬下巴,问道:“既然是你门中的秘法,你怎么不会啊?”
南宫真人顿时气急,冷声道:“本门琼明祖师以此神通,扬名海外,谁人不知?”
“原来你还知道你家祖师乃是琼明真人……我还以为你们早成了龙宫麾下的走狗呢!”
钱晨随手一抬,摄来夏真言的残魂,喝问道:“尔等何时投靠的龙宫,这长明派中,有多人投身龙宫麾下,愿意给龙族当狗?你把他们的姓名一一说来……”
夏真言浑浑噩噩道:“夏氏早在长流祖师还在时便已经暗中投靠了龙族,数千年来渗透已深,就连我也是得了龙族相助,才得以成就元神,似我这般的异族修士,同水族的化神一般,都有一丝元神寄托在四海镜上,非但随时可以被监视,龙王更是只要催动宝镜,便能将我咒杀……”
随即又说了几个名字,大都是元婴期修士,长明派内各大世家的领袖人物。
然后又补充道:“就我所知,长明派中修行世家一脉,多已经投靠了龙族,倒是师徒一脉,因为有南宫镜那个老东西坐镇,还有些没能招揽的人物。”
“不过这老东西糊涂的很,这些年来师徒一脉也渐渐被侵蚀大半,不过倒不是龙宫那边动的手,而是蓬莱的势力。”
“如今的掌教洪学盛,便是洪家的旁支子弟,投效了蓬莱,才得以传授元神法门。不然他一个旁支子弟,如何能成就元神?”
夏真言将这些年长明在自己和洪学盛掌控之下,所做的肮脏事情一件一件的说出来,旁边还有洪学盛补充,只把钱晨禁锢的南宫镜听得越发手脚冰凉,到了最后几乎羞愤欲死,就连最后一丝生气也被抽离,只剩下一个寿元将尽,活了数千年的躯壳在那里吐气。
风闲子看着南宫镜双目之中一片死灰,低声喃喃:“我对不起祖师,对不起师尊!”
心中也是给他写了一个大写的惨字……
钱晨安静听两人讲完,便一扯太极图,摄来夏真言和洪学盛供述出来的的那些人,然后随手一震,将这些人化为灰灰,归复元气祭炼了太极葫芦。
此时长明派的执事,长老,结丹以上的修士死了个七七八八,倒是那些修为微弱,方才筑基的弟子,没有多少损失。但如此也是看的人头皮发麻,钱晨甚至不待这些人张口求饶,更未曾开口问过他们一句话。
直如屠鸡宰狗一般,浑然不当人看。
风闲子看到钱晨如此辣手,也是心中发颤,暗道:好个煞星!
这些修士也是一门一派的中坚之辈,换在散修之中,都是一方之雄,但在钱晨手下,也没见他眨眨眼,就都如碾死蝼蚁一般灭杀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