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qm4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第六百一十三章魔祖脫困鑒賞-xxng8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海浪滔滔,在四代、六代、八代的联手施为下,妖洲拖入北海,位处赤县神州与玄洲之间,称北俱芦洲。
轰隆——
大洲止行,一层层大浪沿着海岸拍向内地。忽有一杆妖幡腾空而起,万妖虚影环绕玄幡,将所有浪涛抵消。
然后妖幡对下一劈,青丘一地从妖洲挖走,留下一处千里深坑。
青丘缓缓升空,越变越小轻轻一抖,一众妖王仓皇逃出,站在空中观望。
狐族圣地被任鸿以妖幡卷起,再把后土宝珠抛入大坑。立时泥沙滚滚,崛起一座万丈玄峰。
任鸿恍然:“原来是息壤珠?”
这颗宝珠充斥大地息壤,落入北地马上化作镇洲山根,固定北俱芦洲。地面上是一座神山,而地面之下息壤不断向海底探去,彻底固定在深海。
此后,只要这座息山存在,北俱芦洲便无沉海之厄。
“尔等日后在此修行,勿要再起杀戮。”
任鸿告诫一众妖王,持妖幡飞往南海。
宿钧焦顼见状,立刻追上去。四代和八代紧随其后。
六代看准机会,拉上老婆马上溜走。
“算了,姑且让他离开,回头再去找他。我就不信,把他儿子拿了,回头他还能置身事外。”风天越扫了一眼,赶往南海观看任鸿塑造仙洲。
妖洲本就有格局,无须任鸿施展神通再造河山,但长洲不同。
东华帝君的长洲在南海漂泊,任鸿到来后立刻挥动妖幡放出青丘。两座山河在沧海间浮沉,宿钧也把自己收下的几座灵山大泽放出。
破碎的河山如同大海上的明珠,随着海浪浮沉。
任鸿伸手一指,六合大神通运转,青龙、腾蛇、朱雀、白虎、玄武、勾陈尽数出现。
玄武腾蛇两大神兽最先钻入水中。
腾蛇潜入海底,引着土石上升,形成一根镇海如意柱。玄武神光蔓延在海面,平息山河碎片周围的海浪。
接着,朱雀神鸟掀动离火,在一处处山河边缘进行灼烧,以熔浆把山河碎片串联。
海賊之惡魔之名 我心飛翔啊
白虎钻入地下,一道道庚金之气在地底隆起,借助朱雀神鸟的熔浆形成一座座火山。
至此,长洲连成一体,雏形已成。
只是长洲几座福地灵山间,以矿山、火山相隔。这些镶嵌地带荒凉不堪,难成气候。
任鸿伸手一拍,青龙在空中长吟缓缓下降。勾陈在空中降雨,配合青龙之力催生一片绿意笼罩整座长洲。
壹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 憶昔顏
“嗯,这就差不多了。”
任鸿一番改造,将长洲运化出来,又随手在长洲中央点化一座紫宫,作为宿钧道场。
当十五洲全部定下,从中央赤县神州开始。一层玄黄光环扫向四方部洲,然后从四方部洲涌向海外十洲。
十五洲形成内外三环,犹如一座先天阵法将天空落下的天地玄黄气收拢。
“玄黄功德?”任鸿心中一动,冥冥中感觉自己和世界的联系更紧密一份。他所能调动的勾陈权限又大了一分。
“如今六御大道相唯我执天道,所以我可以代行玉皇之权吗?”
“小勾陈……”后土笑声传入他耳中:“南极不在,紫微不出,玉皇不存,青华不显。今后这五百年,你我二人一掌天,一治地,莫要伤了和气才是。”
后土的话看似温柔,但任鸿听出其隐藏之意。
她主动送给任鸿一场大机缘,帮他奠定勾陈之基,可不是让勾陈帝君给她添麻烦的。
任鸿笑道:“娘娘放心,勾陈代天行道。只要天道不失,我自不会和娘娘冲突。而且,还有一事需要娘娘相助。”
“区区一血魔,何劳本宫出手?你自行解决吧。那招妖幡之妙,便可助你。”
他二人所言,是如今在赤县神州发生的事。
随着天下动荡,人间再立十五大洲,莲花山封印终于露出一丝破绽。
此时,魔教余孽不顾生死攻击五莲仙府。终于将魔祖从封印中救出。
嘭——
寒潭水面乍起波澜,魔祖施施然从水中走出。
岸边,站着一群血魔。
“拜见祖师。”
“都起来吧,你们干得不错。”血河老人走上岸,看着水中仙台仍有玉清仙光庇护,远处五莲仙府仍祥云袅袅,一时间沉吟不语。
一位血魔巴结道:“老祖宗,五莲仙府禁法厉害,我们攻击三日也无法拿下。不过您已经脱困,相信再有三日,便可以拿下五莲仙府。”
心中有鬼,误入妻途
“不必。”血河老人抬头望了一眼九天:“本座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人家主动送老夫出来,老夫总要领这个情。”
莲花山神禁经过任鸿多次加持,哪里是一群血魔能轻易跑进来的?
无非是那人故意让他们放走自己。没看到三日下来,五莲仙府一个人都没事吗?
“走吧,去京城。既然他要玩,本座就陪他闹一场。”
“京城?”一众血魔茫然。他们不应该攻伐五莲仙府,然后借此为山门,和昆仑对抗吗?
血河老人淡淡道:“本座脱困,需先收回道果,再去伏魔殿夺回证道机缘。不然区区一大罗身,恐难应对玄门。”
寒潭之下的血河老人,只是魔祖的过去身。当年玉清教主将他三世身分别镇压。没有无上魔果和证道机缘,血河老人只是一位顶级的大罗天尊。
当务之急,是破去虚空禁法,将万魔之主的道果从虚空拉回来。
“今赤龙氏该灭,本座要兴魔道,正好跟朝廷联手,借他们残留的那一点气运引动魔果回归。”
“那小子等的便是这一步。昔年他老师出手打碎四岳氏天命,他也要假我之手让赤龙氏彻底失去天眷,然后出手破去天柱,以立新朝。”
“这大小玉清,心肠都是一样一样的。”魔祖转身离开,带一众血魔离去。
“对了,去把昌恒招来。当年留着他,就是为了今朝。”
……
九天之上,一团纯阳火穿梭在雷海,与大罗道影对抗。
任鸿和焦顼本尊坐在一处玉台歇息。
魔祖出世,森然煞气冲散九霄灵云,焦顼抬眼看向任鸿:“你故意弄他出来,能打得过?”
“我要是打不过,回头等我飞升,难不成留给其他人对付?我不成,其他人更不成。”
所以,任鸿必须在飞升之前将血河老人解决。再不济,也要拉着他一起去三清境。
“再说,眼下还有你。”
血河老人毕竟是开辟一道的魔祖,任鸿心中没底。但有焦顼在,他心里总有些安慰。
这时候,他有些怀念自己没有情根的那段时光。至少在那段时间,没有这种畏首畏尾、惊恐不安的情绪。
“我也打不过他,不过尽力而为吧。说来,你没去求求后土娘娘?”
“求了,那位不打算出手。”
“不应该啊。后土勾陈两脉渊源颇深,她怎么会不帮你?”焦顼惊讶道:“据我所知,在古老时代中她曾经和伏羲帝联手,以勾陈、后土之名统治了一个时代。”
在玄门未出之时,司掌雷霆的玉清真王根本不存在。那时候,掌控九天雷霆的就是勾陈帝君。而勾陈帝君是很多时代前,伏羲大帝的某个小马甲。在那个时期,勾陈司雷而化天,后土御土而掌地,是立场最为坚定的盟友。
如今南极不出,玉皇不在。天地间只有勾陈帝君和后土娘娘,按理说后土娘娘应该会关照任鸿才对。
不然,为何让他塑造十五洲,共分功德气运?
任鸿摇头:“她说,我用招妖幡就能应付,没打算出——”
突然,他反应过来,上下打量焦顼:“多少年不见,你怎么突然这么八卦?在三清境,你打听了多少古老逸闻?”
听到任鸿嫌弃的口吻,焦顼脸黑了:“你真当我闲吗?跑去打听你们伏羲家的陈芝麻烂谷子?”
还不是为了你小子!
要不是为研究颛臾身世,他闲着没事干去找那些前辈问这些逸闻干嘛?
“好好好……是我错了。”任鸿瞧见好友神情,马上醒悟,殷勤地为他倒茶:“来来来,给你赔罪。顺带多说说我家的老故事。”
焦顼一口把茶饮尽,粗声说:“总之,后土娘娘跟伏羲大帝关系不错,就是跟娲皇陛下有些龃龉。但你作为伏羲帝子,传承伏羲这一脉,跟娲皇关系不亲,应该得罪不了她。”
是吗?
任鸿想到招妖幡。
娲皇把招妖幡赐下,摆明青睐自己。莫非后土娘娘就是为此,才不肯出手?
这是两位娘娘在暗斗?
想到这,任鸿有些头疼了。
这两位大地母神就不能好好相处吗?伏羲帝当年是怎么摆平她俩的?
……
魔祖出世后,直接前往朝廷和道君皇帝结盟。
当然,如今的道君皇帝早已名不副实。莫说什么天皇帝子,随便一个得道的真人就能给他甩脸色。
血河老人抛出橄榄枝,加上自家国运将倾,只能联手魔教,尊魔祖为国师,做最后一搏。
不得不说,血河老人作为教主级的高人,手段着实不错。
成为朝廷国师三日,就把所有魔众聚集起来。凡不肯来的魔道人士,也不管血魔、天魔,统统怕死。
甚至他跑去华胥山,将风天越当年拉拢的一批千年前魔众都打死了。
任鸿宿钧在九天之上看得一清二楚。
“想不到天皇阁还藏着一批魔人?这是天越用来防备旁人入侵的手段吧?”
焦顼嘴角一扯:不,这小子不去欺负别人就算了,还防备别人?他招募这些魔头绝对不安好心。
想了下,他状似无意间点破:“说来,天皇阁这些人我倒见过。昔年千年魔劫时,他们也是一方大魔,杀孽无数。后来我和你师父他们联手,将这群魔头镇压在西荒沙漠,禁锢魔魂。万万没想到,竟被风天越救了,而这些年一直躲在华胥山。”
焦顼满脸担忧:“你要不要去华胥山瞧一瞧?我担心他们这些年在山中祸害你家风氏族人。”
任鸿笑了,他手托着下巴,仔细打量焦顼。
“怎么?你看我干嘛?”
被任鸿似笑非笑盯着,焦顼颇为不自在。
“我在看你的表演。继续演,别停。”
“不会演戏就别弄,多大个人了,整天欺负天越算什么。他还是个孩子。”
比我出道都早的孩子?
焦顼暗暗翻白眼。
他心里清楚,任鸿看风天越和看自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Tfboys之四葉草女孩 Angela天使女孩
他把自己看作挚友,但风天越对任鸿,那是弟弟、徒弟、儿子的综合体。是宠爱、偏爱乃至溺爱。
毕竟当年太羲被关在帝墓中,就是风天越一直陪着他。这份情谊,连任魁都比不上。
“当年天越复活这些魔徒,还是老爹在世时,怕是背后有老爹的手笔。天越心善,老爹死后也没驱散这些魔徒,怕是动了教化之心。只是这些魔崽子恶性难除,魔祖弄死也好,省得日后再有波澜。”
你这滤镜有点大啊。
风天越心善?教化魔徒?你当你这好“徒儿”是什么良善的主吗?
……
任鸿一行人在炎洲观览风景。
突然风天越脸色一变,但仔细感应天皇阁的状况,暗暗松了口气。
“没事,就是死了一批魔徒。天皇阁的风氏嫡系没出事就好。”
这批魔徒一直藏在华胥山中,是天皇阁的秘密部队,外人不得而知。其目的,就是隐瞒天皇阁的势力,好在任鸿宿钧面前卖惨。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在其他阁主拍拍屁股走人,只有自己努力复兴天皇阁。
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小可怜,任鸿宿钧能不同情吗?
甚至宿钧自己跑去复兴泰皇道统,把天皇阁的烂摊子留给风天越,还有一份愧疚。
所以,当风天越欺负焦顼的时候,宿钧装作看不到。
我儿子这么可怜,欺负你一下怎么了?
我徒弟这么乖,闹出事情肯定是你们的错。
我弟弟这么听话,你作为我朋友,也是他长辈,不能让着他点?
……
在任鸿宿钧眼中,风天越就是一只“无害的小绵羊”。但是在别人眼中,这分明是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风天越得知那群魔徒死了,毫无半点波澜。
看了看不远处打猎射箭的鸿钧二人,他心道:“反正只是一群累赘,死就死吧。不死我天皇阁嫡系就好。而且他们死了,我更能去卖惨。”
“天越,把箭矢拿来。我这边用完了。”宿钧不知晓中土情况,他这一脉隐世不出,根本不了解中土已然大乱。
“好嘞。”风天越才不在乎中土的情况,只要华胥山的风氏族人不出事,那就是风平浪静。
唯独任鸿和焦顼,再跟二人游玩时,本体准备行动。
……
魔祖出世,屠杀一众魔修,炼万灵血水化作大河环绕京城,以待新朝大军。
新朝在仙道扶持下,已然占据大半河山,赤龙天下仅在京城千里之地勉强挣扎。
但眼下,血河环绕京城。只要魔祖不败,赤龙天下便不会终结。
这一举动,难倒众多仙家。不得已,诸仙只能跑去昆仑求援,请任鸿下山伏魔。
宮女上位記:壹品皇貴妃 零小息
冥土。
朱襄氏、赫胥晨、四岳氏联袂来到赤龙鬼国,来寻自家皇弟。
赤龙子看到这三个幸灾乐祸的皇兄,黑着脸。
“三位皇兄不去等着庆贺新朝,来弟弟这里做什么?”
“我们担心弟弟走错路,刻意过来看一看。”
他们看到人间弥漫的血河,看到血河中浮现的无数冤魂。为了祭炼这道血河,血河老人屠杀千万生灵,京城附近的百姓几乎全部死绝。
赫胥晨:“皇弟,此人魔焰滔天,断非良人。你万不能因为他帮你延续江山,就暗中相助。”
“哼,朕不蠢?此人非善类,昔年朕亲眼看到三位老师将他击退,断送四岳天下,岂能跟他为伍?”
四岳氏听到这话,目光闪了闪。
没错,如今赤龙家的事,他们家当年也干过。
末代皇帝和魔道为伍,最终惹恼玉清教主一掌拍碎江山气运。
不过今天是来看赤龙家的好戏,四岳氏忍下尴尬,笑道:“昔年玉清教主一掌拍碎天柱,断我朝天命。如今天数循环,也该玉清一脉斩了皇弟的王朝天命。听闻诸仙已经上昆仑去请鸿钧道人。”
赤龙氏无言。
赫胥氏见了,摇头道:“他家已经如此,你何必取笑他?”
“二哥,当年他家夺我江山,不也这般取笑我了?我如今只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行了,父皇不在,你们都让人省心点。”朱襄氏一脸担忧:“如今魔祖镇守京城,仙道能不能顺利取胜还要两说。咱们要不要去求一求后土娘娘?”
“娘娘才不会此刻出手。”赫胥氏:“若是昆仑掌教败了,她再出手力挽狂澜,岂非更好?”
噹——
一声钟响震动天地,九天之上垂下祥光,任鸿和焦顼联手下降中土,迎战魔祖。
几位人王在冥土观望。
两位大罗天尊和血河老人打了三日,突然血河断裂。一记玉清番天印拍向京城上空的天柱,一如昔年玉虚上人所为,彻底断了赤龙天下。
赤龙子口吐鲜血,身上人道气运立时散去,面色灰白不已,和身边几位皇兄一般。
“新朝立了……但是那家伙怎么输的那么快?”
仅仅两位大罗天尊杀入血河,血河老人就输了?
你堂堂魔教之祖,十二道天的巅峰大罗,居然打不过两个后辈?
别说他们,就连后土娘娘都愣了。幸亏她反应及时,救下血河老人的魔魂。
———三日十分精彩的战斗分界线———
魔祖被无穷尽的神威仙气洗荡,魔魂渐渐散去。
“罢了,这一劫算我输。回头再待东山!”
于是,他动了心思,脱离此界再寻机缘。
这时,一缕大地神力蠢蠢欲动。
“老朋友,本宫执掌幽冥世界,尚需一方血海护持。可否请老祖化身冥河,为我庇护幽冥?”
后土笑声回荡:“下一劫我立巫教,还请老祖舍下化身,为奢比尸神。”
后土神力庇护魔魂,老祖缓了口气,然后一口应下:“成,回头我帮你对付女娲贱人。这贱人不要脸,她制作的万神钟也就罢了,顶多算一个大罗巅峰战力。可招妖幡里头,刻意放了教主神通,专门针对我啊。”
“我这次输,绝对不是因为这俩混小子,而是女娲插手了!”
后土没吭声。
神力裹着魔祖魂魄来到幽冥世界,对远方深渊投下。血河滚滚而动,化作一片血海淹没无数河道。然后,冥河之水自血海而动,环绕幽冥世界,保护酆都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