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討論-第1824章閲讀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
“呼呼”
耳边传来有人吹气的声音,随后古争感觉自己脑袋就被一双柔软的手掌给抬了起来,混杂一股青草的芬香,随后感觉自己口中一股热水被人给喂下,不过那热水掺杂着一些奇怪的味道,似乎是一些草药混杂里面。
那热水温度十分适宜,每当吹气声落下,就有一勺被喂进嘴中,很快古争的头颅就在此放了下来,旁边的可人也同样迈着步伐离去。
随着门被关闭的升起响起,整个房间再次恢复了寂静。
而原本躺在床上的古争,忽然眼睛陡然睁了起来,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那有些简陋的木屋顿时出现在他眼前。
“我这是被人救了?”
良久古争这才回过神来,空中还残留着那淡淡的青草香,随后想起自己跌落这里被人救起的事情,还有自己从虚空中被小猫带出来的时刻,不过好似自己最后还是被余波擦了一下,昏了过去。
“小猫呢?”
古争猛然想起这个问题,随后猛然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青衫,不过似乎有些偏大,并不谈合身,而身上的东西当然也全部都没有。
感受一下身体,似乎好像自己已经彻底痊愈了,就是似乎自己躺得时间过久,感觉身体都有些僵硬了,不过随着体内法力流转一圈,那种不适彻底消退。
眼睛在这个小小的房间中巡视起来,下一刻倒是松了一口气,在远处破旧的桌子上,有一个剑意的木盒,两颗珠子稳稳当当的放在那里,而在旁边,还有一些杂物,是古争随身的东西,并没有丢失。
下意识看了自己左右手臂一眼,离环还有五环同样还在上面,看起来并没有大碍。
来到那旧桌面前,古争把其中一个金色珠子给拿了起来,上面有小猫的气息,不过他并不知道到对方为何会变成这样。
随着气息探入里面,里面传来一道讯息,让彻底不再担心,小猫只是有些消耗过度,正在休养。
话说,小猫却是帮助了自己不少,只是可惜了,因为前面的事情,把自己的内心给封印起来。
稍微感叹一下,古争就看望另外一个黑球,他记得自己身上并没有这个东西,为何却在这里放着。
这边手中就朝着里面伸去,想要看看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可是这边古争伸手刚刚碰触到里面的黑色珠子,整个珠子就“砰”的一声炸成一团黑雾,沿着古争的手臂急速朝着上面蔓延着。
古争下意识身体表面升起一道护罩,同时手中金光一现朝着对方抓去。
不过还没有等他抓去,这黑雾已经穿过他的防御,在他腰间凝聚起来,让他的动作一缓。
“善、善龙?”
古争看着腰间的瓶子,然后愣了,一条黑漆漆有些熟悉的善龙正在里面遨游着,不负以前死气沉沉的样子,现在的样子,明显已经从沉睡中醒来。
这个瓶子明显是对方所幻化出来,而且连身上的颜色都变了。
怎么感觉,似乎有一段自己不知道的经历,好像被自己遗忘了。
古争皱起眉头,苦心冥想起来,可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点头绪都没有,依然没有想起来,要知道自己下来的时候,明明善龙还在瓶中放着。
看着下面游来游去一副欢快样子的善龙,他伸出手准备看看对方,到底怎么回事,一眼起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变了。
善龙仿佛明白古争的心意,还未等古争的手身下来,面前的小瓶就化为一团黑光没入它的体内,随后整个身体就凑上来,在古争的手掌上来回蹭着,表示自己的亲密。
古争看着面前黑色泥鳅一样的生物,万万想不到对方真的苏醒,明显可以感受对方对于自己的依赖,就像刚刚出声的婴儿一样,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一道讯息过去,想要了解一下。
因为爱你才要永远陪着你
不过古争很快就摇了摇头,善龙传来的只是一大段不解,还有自己不明白的意思。
不过如何,总归还是苏醒了就好,至少自己面对顾长老的时候,可以拍着胸膛说不辜负对方的委托,
想到顾长老,他又想到那时对方跟着温天候冲入进来,不知道对方怎么样子,当然最大可能是被温天候给杀死了,毕竟这里是对方的主场,恐怕凶多吉少。
古争耳朵一动,随后轻轻拍了拍善龙的小脑袋,它的事情过后在询问,此时有人来了。
“嘎吱”
随着有些年久的门被打开,一个约估十五六岁的少女拿着一盆热水,里面还放着一条干净的毛巾,出现在门外。
“公子,你你..你醒来了。”少女看到古争站在那里,脸色冒出惊喜,随后一抹嫣红冲上脸腮,有些支吾地说道。
这个少女虽然一副朴素的打扮,但是也算秀丽,让古争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身上也有不低的修为,虽然仅仅只有天仙中期罢了。
“多谢姑娘照顾,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这里又是哪里?”看着对方手中的东西,再加上对方身上若有若无的清澈芳香,他哪里不知道一直照顾自己的人是谁,也是笑着对着对方说道。
少女的脸颊“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同时低下头,手掌都因为紧张有些仅仅的抓住木盆,声音有些躲闪地说道。
“不用,这是我该做的。”
声音如同蚊子,感觉从喉咙中挤出来,要不是古争此时也恢复了修为,恐怕也听不清楚,即便如此,也是连蒙带猜才勉强明白对方的意思。
至于其他问题,看对方的样子,恐怕都没有想起回答。
“我的没魅力那么大吗?”
看到对方的样子,古争也是一眼就看出来,心里却想到。
对方这一副情窦初开的样子,也太明显不过了,而且还非常紧张,仿佛自己能把对方给吃了一般。
“要不然先把木盆放下吧。”
看着对方还在低头,古争无奈对着对方说道。
“哦,哦,好!”
少女偷偷抬起脑袋一些,看到古争稍微后撤一些,把面前的桌子给腾开,也不问在另外一个地方有专门放置的地方,直接放在桌子上。
不过放完之后,少女又低下头,只是偶尔抬起头看着古争一眼,发现后者也在看着自己之后,更是羞红了耳根,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好了,先坐下,缓缓再说。”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古争心中更是无奈了,说实话自己才是和对方见第一面,甚至才说几句话,对方也不是普通的人,怎么一副陷入进去的样子。
他现在当然不知道其中的缘故,一方面是长时间的照料,另外一方面很快也明白了。
少女乖乖地坐在一边的床上,整个房间弥漫一丝特别的气氛,让古争心里挺尴尬,不过也是耐心着性子,等了一小会,看到少女差不多压了下去,这才开口问道。
“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柚柚”
此时对方依然低着头,听到古争所说,下意识地说道,只不过声音还是很低。
“好名字。”
古争夸赞一声,看到对方似乎拘禁的更加厉害,仿佛自己才是主人,然后把剩余的话憋了回去,干咳一声之后继续问道。
“我昏迷多少时间了?”
还是一个个问题比较好,也让对方不能忘记。
“公子,你已经昏迷一年了,当时你来的时候,鲜血淋漓,可是吓人,都以为你死定了,幸好公子福大命大。”柚柚没有之前那么紧张,说话也流利一些,只不过依然不敢抬头,看着脚底,似乎那里有值得她关注的地方。
“感谢柚柚姑娘的照顾,我叫古争,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能否带我看一下?”
“可是你的身体还…”
柚柚猛然抬起头,想要说什么,可是对上古争的微笑,整个脸再次涨红起来,不在言语。
“我的身体已经彻底好了,不用担忧。”古争也是想要迫切的知道这到底是在哪,虽然自己心中知道应该是落入黑狱。
“那好吧,古公子跟我来,这里规矩有些多,不要乱跑。”柚柚飞快瞄了古争一眼,然后从床上下来,站在前面说道。
古争随着柚柚走出了这扇门,虽然他实力恢复了,可是很奇怪的是,这里仿佛有种未知的力量,竟然屏蔽了他的神识,自己顶多只能感受身边十丈之内,再远就陷入一片模糊当中,根本无法掌握外面的情况。
这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庄,整个村子看起来并不大,除了几声狗叫从远处传来,整个村子似乎都没有人,甚至入目之下,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左边远处有葱葱郁郁的山林,右边不远处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在空中乌云的遮掩下,这里更像一个与世无争的隐居小村。
“他们都去海边打鱼了,还有一些叔叔伯伯去附近的地里,我们这里离城镇极远,一般三个月到头才会出去一次,平常我们就是在海里讨口饭吃,世世代代都是如此。”旁边的柚柚在一旁解释道。
“不错,不错,远离尘世,至少不用担心那些烦心俗世。”古争感受口中那清晰的口气,一口吸入整个人都能感受那股原始生态的气息,灵气十足。
不过这里到底是哪里,看起来不太像是温天候的地方,当然也有可能,毕竟他也没有见过。
“可不是,不过在这里也是很无聊,远处山林有猛兽出没,一般我们都不敢过去,海上远一些风浪就大,我从未出去这里,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不过今年我就可以一同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柚柚在前面领路,这样她才能顺利自如的说话。
“那外面的世界你知道是哪里吗?我和敌人交手,不小心被对方打落至此。”古争看着远处山林,感觉有些奇怪,随后目光收起,再次开口说道。
“我也不太清脆,我只知道离我们这些最近的城镇,是大同镇,其他我到不知晓了,我父亲他们正在那边打鱼,也快要结束了,我带你去认识吧。”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柚柚说着说着,似乎想起来什么,然后转过昂着脸对着古争说道。
不过在和古争的对视下,原本恢复正常的脸庞再次微微红了起来,眼睛也闪烁不定,不敢面对,到了最后声音也越发的低沉起来。
“那好,反正我无事。”古争看着对方如此纯净的女孩,也是颔首点头说道并没有拒绝。
他自然能感受到对方的不作,倒是让他心中一些担忧驱散了不少。
可是对方为何修为那么高,但是看到对方的行事之中,又没有修行的一些底子。
“太好了。”柚柚高兴的一条,随后就发现自己的失礼,随后转过身,在前面带路,不过那略显轻盈的步伐,还是可以看出内心压抑不住的激动。
古争微微一笑,跟在对方身后,也不再说话,朝着周围看去,感受这一番好久未曾感受过的惬意。
他不说话,但是那柚柚在走上一段距离之后,似乎已经恢复过来,开始叽叽喳喳地说道地说道了起来。
“我们这里人数不是很多,很长时间都没有不会见到陌生人,那一次你突然出现在船上,吓了众人一跳,差一点就要把你给用鱼叉给插死,幸好被我爷爷给阻止了,才把你救了上来。”
“说起来,公子你看起来文文瘦瘦,但是也重量不轻,还是虎哥他们一起把你拉了回来,不过一些草药是我采的,在村子里我的医术是极好的。”
“我们因为不能出远海,时长又有海浪侵袭,所以我们的船都连在一起,上面一些船舱就当做临时休息,看起来就像在海上的平地,大底就是这个意思,公子你一看就知道。”
……
一路上柚柚就像小鸟一样,嘴巴一刻也没有停着,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等到了海边的时候,这才戛然而止,两个停在边缘之处,看着面前。
此时面前有一处巨大的陆地浮现在海面上,纵横交错的木板几乎把海岸边缘全部铺满,只有偶尔漏出的缝隙,才会溅出一些海水。
一些长长的竹竿在各出插着,下面绑着密密麻麻的绳线,固定各出的连接点,此时风浪虽大,但是却没有丝毫晃动,可见为了这个地方,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这个时候,天色越发的昏暗起来,虽然看不到阳光,但是也明白,估计一时三刻天色就能彻底暗下去。
在中间最大的甲板上,零零落落有上百人在上面不断忙碌着,一条条鲜活的女被他们给收了起来,在远处还有一些人正在固定船只,还有一些人在收拾一些杂物。
每个人都专心的干着自己的事情,甚至都没有看到古争这边过来。
“中间的那个就是我爷爷,走,我带你认识一下。”柚柚有些兴冲冲转过身对着古争说道,随后不等古争同意,就快速跑了过去。
古争无奈也只能跟在后面,对方现在都在忙碌,现在打扰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
“爷爷,爷爷。”
那边柚柚跑到人群中,直接扑在一个老者的身上。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那边吗?”
柚柚的爷爷看起来慈眉面善,看到柚柚就跟长大不的孩子一样,不由得训道。
说是训,可是眼角那笑意是无法掩盖住。
巫神 紀
“嘿嘿,我没有去,因为我们救的那个人,已经醒来了,我特意带他过来,给你认识一下。”柚柚包住他爷爷的手臂,撒娇一样地说道。
她这么一说,旁边的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伙计,朝着缓缓过来的古争看去。
古争看着那么多人看着自己,脸色也只是保持微笑,只是不太明白为何对方看自己眼神有些不对。
虽然这些人可能因为从小工作的原因,每一个脸色都布满了风霜,看起来却是有些过于老成,说实话那些精壮的小伙子,也如同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般,难怪那柚柚看自己那么失态。
其中的一些女眷好一些,不过还是一般般,原本有些秀丽的柚柚,恐怕是这里最为漂亮的一道风景线。
毕竟自己虽然不似貌似潘安那样,可是也是有些风度。
可是那些小伙子看自己目光,自己还能理解,自己的出现当然被他们视为最大的对手,尤其是柚柚那么贴心照顾自己那么长时间。
那些中年大喊着,看向自己的目光为何还那么古怪,甚至连柚柚的爷爷,看向自己的眼神当中,也充满了古怪,这让古争十分的费解。
不过费解归费解,毕竟对方救了自己,古争来到这边立定脚步,还是非常有礼貌的拱手,正准备说什么,结果柚柚的爷爷直接冷哼一声打断古争,随即扭头对着柚柚说道。
“谁让你把对方领来,难道你不知道嘱咐吗?”
“爷爷,我…”柚柚一听,眼圈立马就红了,想要说什么就再次被打断了。
“先不管其他,现在你立马把对方领回去,你知道该怎么办,别让我为难。”柚柚的再次说道。
“是啊柚柚,别让村长为难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时辰,赶紧先回去吧,要不然村长发脾气可就不好了。”
“柚柚,别调皮,赶紧带着对方先回去,有什么事情不能白天在说。”
旁边的几个人也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对着柚柚说道,根本不给古争说话的机会。
柚柚红着眼圈,对着他们点点头,然后来到古争面前,低声抽泣一声说道。
“古公子,我们走吧。”
“好”
古争凝神看着面前众人,总感觉有些奇怪,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柚柚的爷爷点点头,就随着柚柚身后一起离开了这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