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這是我的星球 起點-第二百六十九章 逐漸接近的答案分享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那边夏归玄带着焱无月离开,到了无人处,焱无月奇怪地问:“真就这样分头去做考核任务?怎么我感觉怪怪的,咱们是来干啥的?”
暗黑之不朽意 剑扼虚
夏归玄失笑:“你是来搞火焰之源的。我是来替小徒弟查案子的,顺便看看能不能弄神龙元血,这从来不是第一要务。”
焱无月酸溜溜道:“那是凌墨雪的道途吧,真不是你的第一要务?”
夏归玄无奈道:“对于你们的道途而言,我从来只打算指引,而不是帮你们弄完。比如你这个,我并不打算帮你打,或者帮你偷之类的,你必须有自己的方法,能否弄到手全看自己。若是都让我来,你们早晚废了。”
焱无月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是。这次这个,让我自己判断的话,我选择放弃。”
夏归玄奇道:“你一个战士难道不是迎难而上?”
“我不是普通战士,我是将军,将军要做到审时度势,不会去胡乱打没把握的仗。”
“可以。”夏归玄笑道:“反正不重要。”
“苍龙心火是干什么的?”
“在我们的体系里,苍龙心火就是东方苍龙七宿的心宿,最亮的那一颗,俗称大火星。所以于我们而言,那是龙的心脏,所有龙种火焰的源头就在这里,看似没什么属性,实则演化万千。”夏归玄解释道:“当然在它们这里没有苍龙星宿这个说法,意象是对不上的,所以它们觉得没啥用……”
“原来如此,龙神是有数的,所以评级很高。”
“嗯,应该是这样。”夏归玄笑道:“但无论如何也不会设置一个基本不可能实现的门槛,那分明就是刁难,不想给。”
“不给也没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假龙,本就没有从龙族以考核获奖励的资格,这算是骗他们,也不太好。”焱无月倒是很看得开:“不给就不给了,我们反正是来查案子的。但既然是来查案子的,你就这样和我两个人跑出来做任务,丢下小公主跟人去什么圣山?”
“正是为了查案子,才需要营造她的‘落单’,方便别人暴露马脚。这次不出手,雨荨转头就走人了,从此军权在手,夺嫡序列还上涨,这种结果是对方绝不愿见的,我不信它忍得住。”
“为什么你会疑心敖山,那红龙岂不是更恶劣些?”
“红龙的恶劣是冲着我们来的,对雨荨倒是公道……何况恶劣摆在面上,反而更不像是玩阴谋算计的。否则脸上笑嘻嘻,暗地里也给雨荨的奖励搞点猫腻,岂不是比面上板着脸强?”
焱无月:“……你就是以此推断敖山有问题?人家如果是真的对小公主很好呢?”
夏归玄冷笑:“别和雨荨一样陷入知见障,感觉这些好像是老头长老,还一口一个爷爷的……实际上内域全是真龙,如果雨荨是公主,哪个不是王子?全都是!”
焱无月呆了一下,忽然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如果说夺嫡,这些本来就有高级职司的无相真龙,才是真正的直接竞争对手,而不是脑补中的小年轻!也恰恰是这些一把年纪的,才会对年纪轻轻就快要赶上他们的雨荨起了忌心。”
夏归玄颔首:“你说,古来争位的,对你秉公办事还算正常,但有可能对你推心置腹、一副什么都为你着想的样子么?若有,必为妖。”
焱无月由衷佩服。
大家确实是“知见障”,压根就没想过,这些一把年纪的老头才是真正的夺嫡对手,下意识把他们当成发任务的NPC了。向雨荨显然也一样,把人家当爷爷辈,说不定有事还找“山爷爷”哭诉之类的,你是神龙卵生纯血之龙,敖山是你爷爷吗,那是哥!
一旦看破了这一层,那很多事情就变得很简单……没有什么和蔼慈祥为你着想的爷爷辈,大家都是竞争者,对你秉公办事算是正常,真为你着想才叫见鬼……怪不得敖山言辞切切地引导向雨荨选择无相辅助丹药,根本不想让她沾惹权柄和序列升级。
毕竟辅助丹药只是提高了一点几率,有多少用谁都不知道,又不是必然突破……权力和序列才是显见的竞争!这么一想,就连它所谓的“替你着想”都变得目的引导性非常明确了。
焱无月越想越对,低声道:“从长老会商议,愿意让雨荨掌握军权的意思来看,长老会整体并没有针对雨荨的意思,也就是说之前号称的‘大多数人通过苛刻的任务’这话就很假,他说他投了反对票,恐怕他才是大力倡导的那一个才对。”
“是啊,一般人也不会一见面就急吼吼地对你说,我替你反对了别人哦,那种表功真是一个爷爷辈对晚辈的态度么?”夏归玄笑道:“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有问题了,跟我玩这套……”
“那我们现在干嘛?就在这干等?”
“敖山希望我们不在,他方便对雨荨下陷阱……然而我也正好希望他不在,方便去研究一下那个能改造血脉的龙门是什么情况啊。”夏归玄若无其事地道:“真以为我们会老老实实按照他们的安排去做任务啊,当玩网游呢?搞笑。”
焱无月愣了半天,由衷道:“怪不得我们的天道会孕育出魔道……你这哪里像个仙家了?”
“散仙和仙帝那可是两回事……虽然我想做逍遥小散仙,可你们不让我做啊。”
“……”
夏归玄没继续扯淡,悄悄隐了身形,低声道:“跟我来。”
两人飞速折回原路,到了那形似龙门伊阙的青山之间,看着那薄幕光门。
左右还有很多龙族在驻守,这里确实是龙族内域要地,可不是只有敖山一个人在守,它只是负责人。
夏归玄悄悄弹指。
一股神秘的波纹蔓延而出,四周的守卫尽数陷入了僵直痴呆状态。
焱无月倒吸一口凉气。
这不是让人痴呆,也不是定身术……这是时间停止啊!不是作用于人,是作用于周围空间,当事人根本就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红楼之扣连环 涅羽苍惑
话说这家伙会这招,采花是不是无往不利?
夏归玄在周围布置了一个防护警戒阵法,才伸手按在拱门光幕上,低声道:“这是太清神器,我解析需要精力,还得分心顾着雨荨那边的变故,如果有人忽然打扰,不知道会不会出岔子,你替我护法。”
“是。”焱无月吁了口气,原来自己还是有用的嘛。
夏归玄没再多言,神念小心地探入门中。
确实是一个神器,内蕴的能量让夏归玄都觉得有些心惊,几乎可以和他的禹王鼎比了……当然这不是普遍意义的法宝,与此界同在,搬不走。
意义就是改造血脉,实际上所谓的跃龙门后就成真龙,就是用磅礴的能量洗涤了跃门者体内的杂质血脉、或者低级血脉,只保留真龙之血。然后再以真龙之息补足缺损,于是成为真龙之脉。
这个过程是极为痛苦的,所以跃龙门者失败死亡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外域那么多半龙、亚龙,真正敢来跃此门者,千年难见一个。
同时还具备一个意义就是顶级防御。如果并不具备龙脉的人想要偷入,那就是和太清神器为敌,你能扛住这个洗血的过程再说吧……像焱无月刚才如果想要尝试一下跃龙门,那她的火鸟之脉怕是要被洗得干干净净,成了干尸。
这都没什么,全部在预测之内,也是大家都能想到的事情,夏归玄想要得到的不是这个结果。
他本来想看看,既然这门就能注入真龙之息,那是不是可以从中分析出这真龙之息的属性和诞生的根源。亿万年伫立在这,难道真龙之息还是永远用不完,自然诞生的?是不是需要龙神隔一段时间来补息啊?
能把这个解析出来,对他的龙意甚至是道途当然都是有参考作用的。
神念细探,勘破表层的“原理”,继续往更深层细究,夏归玄神色慢慢变了。
他发现这法宝的深层逻辑好像不太对劲……
就像是一个设定好了的程序,比如人玩游戏,做完了转生任务,就可以得到转生属性,不管多少人来做,都是这么设定的……它不需要额外赋予能量,不需要额外制造真龙之息!
这不是根据能量往返的逻辑……
它好像是个系统……
那经过此门的龙人,得到的到底是真龙血脉呢,还是一段数据?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