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六十七章 規則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跟着庄秋,张惠步入了这栋阴宅之内的电梯。
看到电梯,他惊讶了一下。
“这阴曹也有电梯?”
庄秋笑着解释:“这只是具象出来的电梯而已……”
“本质上,这是冥土的本能反应,在经过我这位代理城隍的意识,进行微调后的产物……”
“它能带我们去往这片冥土的任意一个角落!”
“您将它理解成一种传送术法就可以了!”
张惠听着,算是有了个初步的概念。
电梯这个时候,却在第八楼停了下来。
电梯门打开。
前方是一个个被隔断的房间,这些房间朦朦胧胧,被幽冥的阴气所笼罩着,看不清楚。
当张惠从旁走过时。
这些隔断的房间里,传出了爪牙在墙壁上划、刺的声音。
“这里关押着数以万计的恶鬼……”
“它们原本被先生镇压在冥土之内……”
“如今,被我挪到了此地……”
这对她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
城隍就是一地冥土的主人。
自然可以选择装修自己的房子,并挪动家具,重新设计某些设施。
而庄秋虽是百年前的古人。
但她一直有跟现世交流。
如今流行的互联网文化,甚至直播,她都有接触。
自是,她成为城隍后,这片冥土的一切,就会根据她内心渴望的模样塑造。
现代的意识和文化认知影响下,冥土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变化。
而这正是神的权柄!
即使只是泰山府君下属的从神,有些东西,不需要学习,就可以拥有。
这是神明的威能所在。
我思,故我在。
于是,力随心动,念起而神通自生。
在冥土之中,阴司之神,就是天,就是地!
总裁的替身情人
张惠不懂这些,自然是啧啧称奇。
“那么……小庄……不……庄城隍……”他问道:“您可以方便解释一下吗?”
庄秋听着,摇摇头,道:“很多事情,我也不懂……”
她非是自行修炼成为的城隍。
本身并无伟力。
这伟力,乃是外力所赐。
自然,很多东西,懵懵懂懂,一时半会连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只是隐约知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但为什么?
那就不清楚了。
她认真的努力的想了想,然后用着她现在所能感受到的念头,对着张惠解释:“大抵,您可以将这冥土看成一个网络系统……”
“泰山府君,便是这个网络的服务商和提供者……”
“祂现在提高了我的权限,将我设为帝都分区的管理员……”
“可以对某些用户进行禁言,也就是囚禁,也可以对他们采取更严厉的措施,譬如拔网线、禁止网络接入……也就是冥府的各种刑罚……”
说话间,她便带着张惠,走到了这层楼房的最深处。
庄秋来到一个看上去很现代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先生……张惠将军来了!”
“请进!”门内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而这门也随之打开。
张惠看向里面,发现这房中,并没有人。
这里面,看着似乎好像是某个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一样。
一个个巨大的箱子,林立着。
里面,浸泡着浓浓的幽冥灵气。
这些灵气浓度之高,以至于都化作了水。
而在这些水中,一个影子徘徊着、游荡着。
“张将军……”影子缓缓说道:“让你见笑了!”
张惠看着,不明所以,上前问道:“先生,您怎么了?”
影子叹了口气:“我与十字坡脚下的冥土和碧落黄泉之阵,早已经彼此融合……”
“在某种意义上,我已经成为了那碧落黄泉的阵灵,化作了这片冥土的守门人……”
“若非是小庄被拔擢为城隍……”
“恐怕,我迟早要丧失心智,沦为纯粹的遵循着碧落黄泉和冥土意志的无智之灵!”
张惠听着,沉默起来。
这是黑衣卫发现了很久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先生每天清醒的时间在缩短。
而且,还常常会进入沉睡。
经过分析后,黑衣卫知道,先生在被冥土和碧落黄泉之阵双重同化。
其心智被渐渐同化。
但,这个事情一直被黑衣卫瞒着。
因为,他们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也不敢面对着,这位死去百年的先烈的英灵在日渐虚弱的事实。
影子却是笑了起来:“张将军……其实我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
“我本该早就死去……”
“能以魂魄的形势,继续苟活,怎么都算赚到了!”
“哈哈!”
听着先生爽朗大气的笑声。
张惠心中却是一点都不好过。
鬼物真的算活着吗?
感受不到温度,每时每刻都需要和自己对生者的欲望对抗,以防止发疯,化为害人的厉鬼。
更需要时时刻刻注意,魂体的阳气补充。
不然一个不小心,魂体就被阴气冻结,成为冰雕。
这也是,为何鬼物哪怕是善意,也会伤人的缘故。
它们会不由自主的,本能的吸食生者的阳气与生命。
除此之外,鬼物们每逢阳气兴盛之时,就会被阳火炙烤,只能藏到这十字坡的地底冥土深处,躲避着阳火的灼烧。
而到了午夜,阴气旺盛之时,它们又会被彻骨的阴气袭扰。
同时,也会重新回忆起死亡时的痛苦。
在痛苦和煎熬中,等待黎明。
以争取在黎明之时,能够照一下太阳。
然而……
这种事情是非常危险的。
稍有不慎,就会被太阳火点燃。
魂飞魄散的例子虽然少,但,被烧掉理智,变作无智的鬼魂的人,却是有很多。
所以,能在十字坡存续至今的英灵们,每一个都是战胜了自己,也战胜了老天爷的战士。
想着这些,张惠就满怀敬意的问道:“先生,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泡在幽冥水中的影子,呵呵的笑了笑:“其实,我现在还是过去的那个样子……”
“魂魄和冥土、碧落黄泉大阵,相连在一起……”
“只不过,小庄成为城隍……”
“故此,我便在她的阴宅中,具象成为了一种你们可以理解的存在……”
“一台服务器……”
庄秋也道:“我获府君之赐,得掌城隍……”
“虽是代理,但也能任命一些重要佐臣……”
“便授了先生判官之职……”
“因着我的认知……”
“也因着现世的体制……”
“我便是垂拱而治的君王……而先生则是实际布政,主持大局的内阁首辅!”
张惠听着目光灼灼,似乎抓到了重点。
他看着庄秋的小脸,问道:“所以……这就是您说的,即使泰山府君归来……也不会再是泰山府君的缘故?”
庄秋点点头:“阴司是与现世紧紧相依的存在……”
“阴司是现世的镜子,现世的一切,都会反照阴司……”
“故,泰山府君在先秦时代,乃为鬼伯……”
“而汉之后,则为府君……”
“直至最后自蹈混沌……”
“所谓鬼伯,商周之方伯、诸侯……”
“而所谓府君,汉之太守、州牧是也!”
“连联邦帝国,天子垂拱,任用贤能……”
“自然,阴司也会反照……”
她认真的说道:“这是规则!”
“不可更改!”
“如今,我能任命先生,是因为冥土还未完全反照现实……”
“再过些年,我感觉,冥土的判官、司曹……也将如现世一般……”
“会有着共和、大同两派……”
“卿大夫议会……”
“说不定,还能有选举……”
张惠听着目瞪口呆。
他万万没有想到,阴司会是这么个画风。
于是,他很快就想到了。
“那么秦陆和昆仑州的冥府,会不会也有着这样的改变?”
庄秋摇摇头:“这就不清楚了……”
“或许,他们有着另一套规则……”
“我能感觉到……”
“黄沙之下,沉睡的胡狼头鬼神,在呼吸着沙漠的气息……”
“我能感觉到……”
“奥斯匹林山下,滚滚冥河拍打着爱琴海的动静……”
“我也能感受到……”
“化作无数苍蝇的鬼神,在现世与冥府的缝隙中飞行……”
“还有那巨大的深坑之中,被枷锁捆绑的九头蜥蜴在缓缓呼吸着人世间的罪与恶……”
“祂们或许会和我们一样……或许不一样……”
“但……我知道,祂们会按照规则行事!”
“早已经奠定的规则……”
“构筑存在的锚,维系平衡的基石!”
张惠听着,眼中神采奕奕。
他感觉,这些信息,或许可以为联邦帝国提供巨大的利益!
就听着,那在幽冥水下漂浮的先生说道:“将军,我这次特地让小庄请您过来,是有个事情,要和您说……”
张惠连忙道:“先生请讲!”
先生道:“如今,城隍阴司已立,我受命于城隍,担任判官!”
“自今以后,帝都死者,倘有亡魂徘徊,都将由我们来处置……”
“我希望,可以得到联邦帝国内阁和卿大夫议会,特别是天子的授权!”
“嗯?”张惠不明白了。
神话中的阴司办事,什么时候需要阳世的认可了?
阳世的官府,不是个橡皮擦吗?
就听着先生道:“这是规则!”
“起初,我也与将军一般错愕!”
“但……我后来想通了……”
“张将军……你应该知道,如今入侵联邦帝国的神话……主要乃是山海神话……”
“而山海神话之中……”
“天子,也为天帝!”
“执掌天条,生杀予夺!”
“上封诸神,下赦冥府!”
“阴司,亦不过是天子之鹰犬而已!”
“所以……”先生笑了起来:“我们虽然是阴司之吏了……”
“但是……我们还是同事啊!”
“这阴司城隍,也未尝不能成为黑衣卫下属之阴司部门!”
“制定阴司律法,以与阳世道德、法度、制度相合……”
“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先生的声音,忽地高涨起来,振奋的说道:“将军……”
“太祖皇帝曾以‘天听既我民听,天视既我民视’为旗帜,奠定我联邦帝国三百年盛世基业!”
“而今,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他已不需要再说了。
张惠立刻秒懂!
他眼中,神采奕奕,前所未有的激动起来。
太祖皇帝,扫平天下,然后定下了三代训政之后垂拱而治的祖制。
其在世之时,就已经谋划好了未来百年的道路。
太宗、高宗相继接棒,继承太祖遗志,终于平稳的让联邦帝国顺利过渡到了宪政时代。
宪政时代,帝王将相的故事渐渐凋零。
属于庶民的时代,拉开帷幕。
从此,联邦帝国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时代。
在一次次大辩论中,帝国的理论思想界不断前进。
共和派、大同派与内阁,鼎足而立。
又有着大理寺和卿大夫议会制衡这三者。
三百年来,即使灵气复苏,也未阻碍国家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
而今,先生一提太祖。
张惠的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因为,黑衣卫有着一个共同的理想与追求。
只是只有黑衣卫才会知道的理想。
这个理想就是……
哪怕是神……也要遵守法律!
即使是所谓的活佛,也要国家批准,才可以转世。
不然,就是非法。
要褫夺封号,收回道场,断绝祭祀和信仰,彻底镇压!
正是在这个理想的指导下,黑衣卫强制禁止了在未经批准的场合,使用术法的一切行为。
也强制约束了,未经许可就修炼的人或者异类。
在联邦帝国,灵气复苏以来。
没有许可,擅自修炼是非法行为,可能要面临指控和追索。
而未经批准,就在公共场合使用术法。
乃是犯罪!
然而……
随着灵气复苏的浓度不断攀升。
黑衣卫也渐渐的吃力起来。
不提外部威胁,内部的那些超凡家族,甚至有着仙神庇佑的仙神后裔们,就已经有些尾大不掉了。
黑衣卫如今现役将军不过二十余人。
但,在联邦帝国境内,超凡家族中的将军强者和仙神后裔们,加起来,恐怕早已经破百!
私底下,更是不知道有着多少所谓的老祖,在一个个福地、洞天之中,以仙神所授的‘辟谷屏息之术’,蛰伏着等待灵气浓度攀升到可以让他们能更进一步,打破桎梏,让气血再次沸腾,让寿元更进一步的时候。
这就是为什么张惠会敌视那些超凡家族的缘故。
在他眼中,这就是魏博牙兵们崛起前的前兆!
实力派们,只要有机会,怎么可能再受黑衣卫的管控?
没看到几十年前,几个超凡家族一起出钱,雇了许多武侠作家,掀起武侠狂潮。
在那些小说中。
大侠定是地方强者,急公好义,心怀天下。
而反派多为锦衣卫、东厂。
书中,大侠们痛斥着‘朝廷鹰犬’,自诩着忧国忧民。
但实际上呢?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已!
好在,这一事态,被后来兴起的互联网所扑灭。
比起武侠小说,年轻人显然更喜欢,自己的叙事方式。
网文崛起。
尤其是历史类的崛起,一扫之前,朝廷鹰犬必然是反派的设定。
反而反过来,将地方上的所谓‘大侠’,统统踩进了土里面。
曾经作为正派的东林党,被网文作者们在坟头上踩了一万脚,顺便吐了几百万口唾液!
而如今……
若是国家可以控制阴司,甚至更进一步,控制仙神,对仙神们杀生予夺。
那么……
或许,共和派的追求,人人如龙的时代,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梦!
而大同派所追求的天下大同,也有了可以实现的现实基础!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张惠对先生长身一拜:“先生,此事我会立刻去与都督汇报,并与天子、内阁大臣们商议……”
张惠知道,其实,若是先生或者小庄,有着私心。
完全可以瞒着他和联邦帝国。
将这阴司建设成为他们的自留地。
甚至反过来,以阴司的权柄,威逼利诱,骑在阳世头上,予取予求。
但他们没有!
这就是高风亮节!
更是自我牺牲!
“嗯!”先生道:“还有一个事情……”
“此番,厌胜学派的袭击……导致了大量被镇压的恶鬼,趁机脱逃……”
“它们中的大部分,虽然都被那些厌胜学派的人所捕获……”
“但也有少数,逃入了帝都……”
“黑衣卫要注意啊!”
“那些可都是饿疯了的恶鬼!没有理智可言的!”
“发现既击毙吧!”
张惠点点头:“明白!”
这种事情,他已做过很多次了。
他想了想,对着身旁的庄秋拱手,问道:“庄市长……”
“有个事情,想要请教一下您……”
“传说,阴司有着生死簿,记录着凡人的生死命数……”
庄秋听着笑了起来,宛如一朵绽放在午夜的昙花。
“将军……”
“从来没有什么生死簿……”
“至少,我不知道有这个东西……”
“府君赐给我的权柄里也没有此物!”
“事实上……天地众生皆自由……哪有什么能规定某某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的东西?”
“这种东西,就好比是生产厂家的说明书……”
“除了生产商外,谁能做出这样的规定?”
“所以,倘若真有生死簿这样的东西……”
“那么,那个世界,就应该是人造的!”
“世间万物,皆因为某个原因而被大能塑造……”
“如此,才能和程序一般,有着生老病死的定数!”
庄秋想了想,解释道:“不瞒将军……我们非但不能预知生死……便是人死之后,化作鬼魂,也无法随时掌握!”
“所以,还需要黑衣卫和联邦帝国的配合!”
“以便我们可以在发现有人的魂魄没有自然消散,而是变作鬼魂后,将之带回此地安置……以免他对阳世造成伤害!”
张惠听着,点了点头。
这才正常嘛,这才是现实世界嘛。
若果真存在着生死簿这样的东西……
那么,张惠知道,他会不惜代价的毁灭它!
因为……
联邦帝国人民不需要一个控制着自己的命运的东西!
哪怕这东西是神器,甚至是规则所化的道器。
也要砸碎,也要毁灭!
我命由我不由天!
哪由仙神来规定?
……………………
开着车,司机师傅的眼角,瞥到了不远处,似乎有着一个人在深夜的道路上狂奔。
他身后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追一样。
司机师傅忍不住的向后看去。
便看到了一头七窍流血,眼球都已经掉在鼻子上的恶鬼,急速的追向了那人。
司机师傅看着,吓了一大跳,忍不住一个急刹车。
同时按了一下喇叭。
嘟嘟!
那恶鬼听到声音,立刻扭头,看向了这辆深夜来到这条街巷的车。
它的舌头吐出来,老长老长。
“生人……生人……”
它飘了过来。
司机师傅吓坏了。
“我命休矣!”
但……
“啊!”那恶鬼在靠近车辆的瞬间。
车上,一道金光闪过。
似是利剑横空。
仿佛龙吟虎啸。
那恶鬼,便如遇到阳光的冰雪一般,化作一股袅袅青烟,转瞬之间就被蒸发的干干净净。
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堆青色的灰烬。
司机师傅拍了拍胸膛:“我倒是差点忘了……”
“神仙为我的车开过光!”
“真是神仙手段啊!”
他打开车门,看向那地上的灰烬。
不过薄薄一滩而已。
看着像纸灰,却又有着不真实的感觉。
这时,几个穿着黑衣的男子,从一栋栋楼顶跳下来。
他们看向那司机师傅,又看着地上的那滩余烬。
疑惑了一会后,就有人过来,掏出证件:“您好,我们是联邦帝国处置特殊事务的干员……”
…………………………
灵平安洗了个澡,慢慢悠悠的走到了椅子上,靠着椅子,看着窗外的风景。
现在已经快四点了。
鹿鸣山庄内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随手拿起了手边的一本看上有些古朴的书册。
只看了一眼,他就笑起来:“快雨时晴帖?”
“这皇室还挺会的……”
“估计印了不知道几万套,人手一份了……”
他翻开看了看,发现书页都有些发黄,看上去好像是被人小心翼翼的用着某种材质的薄膜,仔细包装着一般。
里面的文字,雍容古雅,圆浑研媚,其中或行或楷,或流而止,或止而流。
叫人看着,无比愉悦!
“做旧技术可以啊!”他赞道。
至于真迹在这里?
他是不会信的!
快雨时晴帖,那可是国宝!
怎么可能出现在他这里。
不过是皇室用来妆点门面的影印品吧?
不过……
哪怕是赝品,也是极为难得的东西。
毕竟,书圣的作品,极为难得啊。
灵平安捧着,慢慢的靠着椅子,进入了梦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