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l19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 txt-第二十六章 夢境展示-xjrqo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许七安张了张嘴,喉咙像是被什么梗住,发不出声音。
他默默的凝视着魏渊,直到对方开口说出第二句话:
“纳兰天禄,自开战以来,巫神教屠戮我大奉士卒不计其数,今日先斩了你,灭了你的尸兵军团,而后再将炎康靖三国大军覆灭,祭奠大奉士卒的在天之灵。”
许七安猛的回头,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身穿巫师长袍,盘坐在荒芜的土地上,周身血迹斑斑,气息萎靡。
这位老巫师的身后,是三位佛门高僧,其中一位许七安认识,正是当日率领佛门使团抵京的度厄罗汉。
“这里是二十年前,山海关战役的某个片段……….”
他恍然大悟,随后想起李灵素说过的话,东方婉蓉的师父,靖山城前前任城主,纳兰天禄死于山海关战役,死于魏渊的计谋中。
第二层关押的就是纳兰天禄?可我为什么会看到山海关战役的场景………他心里嘀咕着,便听纳兰天禄冷笑道:
“魏渊,雨师元神不灭,能杀我的,只有道门一品,或者大巫师。”
许七安立刻看向魏渊,却发现他已然消失,再出现时,是在纳兰天禄身后,右手握刀,左手拎着一颗头颅。。
纳兰天禄的无头尸身盘坐不动,脖颈的鲜血喷起四五米高,宛如血泉。
三品,不,三品大圆满,比楚州时的镇北王还要强大………许七安心里喟叹,虽然早知道实情,但如今亲眼见证魏渊的修为,依旧难掩内心的唏嘘。
度厄罗汉从大袖中掏出金钵,钵口对准纳兰天禄的尸体,念诵超度经文。
灿灿佛光化作光束,照射在纳兰天禄尸体上,摄出一道不够真实的元神,收入金钵。
度厄罗汉收了金钵,如释重负,道:
“魏帅,纳兰天禄的元神,就交给佛门处理吧。雷州的浮屠宝塔是法济菩萨的法宝,专用于镇压妖邪。不出一甲子,定叫纳兰天禄魂飞魄散。”
魏渊颔首:“好。”
前妻首席要复婚
说罢,他缓步离去,大袖飘飘。
“魏公,魏公……..”
许七安追了几步,抬起手,试图挽留,可魏渊却听不见。
他怅然若失的放下手。
“阿弥陀佛!”
这时,他听见身后传来念诵佛号的声音,转头看去,并不是度厄罗汉,而是净心、净缘、恒音等三花寺的僧人。
他们终于抵达了第二层。
西游直播间
三花寺的僧人们茫然四顾,似乎也在困惑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净心和尚望向许七安,道:“施主,刚才看到了什么?这是何处?”
许七安斟酌道:“这里,应该是二十年前山海关战役的战场。我们身处的,要么是幻境,要么是纳兰天禄的梦境。考虑到四品巫师又叫“梦巫”,我认为是后者。”
纳兰天禄的梦境……..净心和尚恍然,道:“应该便是如此,度难师叔说过,浮屠宝塔第二层,被纳兰天禄的力量渗透。”
整个第二层被纳兰天禄的力量渗透了?许七安眉头一皱。
三花寺首座,恒音和尚盯着许七安,问道:“施主刚才看到了什么。”
婚內強歡:兇猛總裁契約妻 驕陽之星
“纳兰天禄死前的场景,他死于魏渊和佛门高僧的围杀。”
他没说死于度厄罗汉的围杀,因为这会暴露他认识度厄罗汉这件事。
三花寺的和尚们缓缓点头,武僧净缘沉声道:“师兄,我们该如何脱离梦境?”
净心看一眼许七安,摇头不语。
他似乎知道,但不愿当着我的面说,也是,佛门和巫神教有勾结,打算解开纳兰天禄的封印……….许七安审视着和尚们,目光停留在净心和尚空荡荡的双手。
“净心大师,你手中那颗珠子呢?”
没记错的话,之前擦身而过时,许七安清晰的看见珠子里映出浮屠宝塔第一层的景象。
不出意外,珠子的作用是将浮屠宝塔内部的场景反馈到外界,让灵慧师伊尔布和度难金刚可以看到塔内场景。
虽说双方达成协议,但同时也在互相猜忌,珠子是维系他们合作的重要桥梁………
“此处既是梦境,珠子自然带不进来。”
净心和尚给出解释。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并不是真身,而是意识进入了纳兰天禄的梦境………许七安摸了摸下巴。
过了一阵,越来越多的人抵达第二层。
首先是袁义、李少云、汤元武,以及东方姐妹等四品高手。以他们的资质,在任何势力里,都是中流砥柱。
对佛门来说,能踏入四品的武夫,当然也是有“佛性”的。
随后是雷州本地的江湖豪杰们,人数缩减了三分之二。
进第一层时,差不多有五六百人,但此时只剩下两百人不到。
“这是哪?”
“不愧是佛门至宝,自成一片世界?”
“这里的土都是真实的,石头也是真实的…….”
群雄议论纷纷,好奇心旺盛的人,甚至抓起一把土放嘴里品尝,然后“呸呸”吐出来。
柳芸迅速和同门、门主汤元武会合,而后在人群里顾盼搜寻,终于看见了那袭青衣。
她对这个男人非常关注,这无关什么女子心思,纯粹是对神秘高手的重视。
首座恒音和尚高声道:“诸位施主,这里是纳兰天禄的梦境,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二十年前的山海关战役。眼前的场景,则是佛门高僧围杀纳兰天禄的地方。”
当着我的面,拿我的情报换人情……….许七安看了恒音一眼。
“原来如此!”
“多谢大师告之。”
“纳兰天禄是谁?”
雷州本地的江湖人士恍然大悟,喋喋不休的问起来。
当下,恒音把纳兰天禄的身份告之众人。
“竟是二品雨师?”
“二品啊…….”
“佛门的确强大。”
江湖人士们脸色古怪,或感慨或震惊或忌惮,二品雨师在他们眼里,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是神仙人物。
而这样的人物,竟然被佛门镇压在此。
东方婉蓉闭着眼睛,许久后,睁开,传音道:
“我感应不到师父在哪里,这意味着他没有自我意识,这里确实是梦境,是他的梦境。”
东方婉清点点头:“如何破局?”
东方婉蓉摇了摇头:“再看看,再看看………”
说话间,画面陡然变化,众人发现自己置身在大帐中,一位白发白须的斗篷巫师坐在首座,长条桌边,是身覆铠甲的将领和穿斗篷的巫师。
许七安从这些人里,看到了一个熟面孔:
努尔赫加!
“南妖与北方妖蛮结盟,试图光复万妖国,南方蛊族则想趁机动摇大奉国运。西域佛门与妖族仇深似海,不会袖手旁观,大奉与佛门势必联手。”
纳兰天禄环顾账内众巫师,道:“于我巫神教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我们加入战场,彻底打垮大奉和佛门,就能与妖族、蛊族还有蛮族共分九州。”
靖国国君,夏侯玉书问道:“为何不从南方边境侵扰大奉?”
努尔赫加缓缓摇头:
“大奉军队兵分两路,一路集结在山海关地界,一路陈兵在东北三州边境。防的就是我们。山海关战事如火如荼,妖蛮和蛊族处于劣势。除非我们能在短期内打穿半个大奉,兵临京城,否则,一旦山海关战事平息,大奉和佛门就有时间抽兵对付我们。”
纳兰天禄颔首:“因此,我们得在山海关与大奉、佛门一战定输赢。当年大奉欠我们的债,该还了。”
一名巫师桀桀笑道:“大奉的三军统帅是那个叫魏渊的阉人,嘿,中原无人呼?”
众巫师和将领大笑起来。
彼时的魏渊,虽已有过击退妖蛮的战绩,但那场战争相对于席卷九州各大势力的大规模战役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胜利。
雷州江湖人士旁听着这场会议,瞠目结舌:“还真是山海关战役啊。”
他们面露异色,山海关战役发生在二十年前,于他们来说,是一场规模浩大,却无比遥远的战争。
此时亲眼目睹巫神教高层商议,有种历史走入生活的荒诞感,同时也很震撼。
另外,他们得知了山海关战役的部分内幕。
这场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惨烈的战争之一,本质上是九州各大势力矛盾达到巅峰的表现。
甲子荡妖中被灭国的南妖企图复国,蛊族试图动摇大奉气运,巫神教向大奉索债。
“这纳兰天禄说我大奉欠巫神教的债,什么债?”
镇抚将军李少云皱眉道。
他同时问出了其他人的疑惑。
东方婉蓉淡淡道:
“大奉高祖皇帝创业时,数次兵败,某次穷途末路,向巫神教借兵二十万,答应推翻大周后,奉巫神教为国教。谁知大奉立国后,高祖皇帝出尔反尔。”
光與暗同行
这段历史非常隐秘,在大奉,就算是读书人,也未必都知道。
“狗屁!”
縱橫民國 豆腐青菜
李少云淡淡道。
“就是,巫神教也配做我大奉的国教?”
“大奉不需要国教,就算是人宗,也不过是昏君的游戏。”
“他乃乃的,这个贱人胡说八道。”
雷州人士破口大骂。
袁义压了压手,都指挥使的威望让江湖人士们平静下来,他看向三花寺的和尚们,道:
“多说无益,如何摆脱这梦境?”
净心和尚看向东方婉蓉,在场只有她是四品巅峰的梦巫,只有巫师才能对付巫师。
东方婉蓉沉吟片刻,还是那句话:“再等等。”
不久后,众人明白其意,画面再次发生变化,山海关战役的场景,走马灯似的在众人眼前闪过。
南妖、北方妖蛮、蛊族、巫神教、大奉军队、西域佛国……..多方混战,众人是以纳兰天禄的视角见证的这场战役。
一直到纳兰天禄被魏渊设计围杀,尸首分离,梦境结束,进入新一轮的轮回。
通过这场梦境,在场众人感触最多的是“无能为力”四个字。
纳兰天禄的无能为力。
佛门的高手过于变态,魏渊的领军之能过于变态。
战争开启后,一场场战役接连失利,钝刀割肉般被消磨战力,局部战争或有胜利,但依旧难以挽回颓势。
李少云冷笑道:“好厚的脸皮,山海关战役中,原来佛门也只是打手而已。设计围杀纳兰天禄的,难道不是我大奉的军神魏渊?”
他这是嘲讽恒音和尚刚才把杀纳兰天禄的功劳归于佛门的说辞。
三花寺和尚双手合十,无言以对。
雷州人士一脸不屑。
这时,画面出现了变化,并非山海关战役,而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一个陌生的梦境。
梦境的主人是个背负双刀的少年,此时,他脸色严肃,凝视着前方的中年人,那位中年人同样背负双刀。
中年人冷漠道:“这一战,我不会留手,你能撑过百招,便出师。撑不过,就死。”
背负双刀的少年淡淡道:“少废话,师父,动手吧。”
这一战极其惨烈,少年身负三十六刀,气息奄奄,险些死去。
………..
画面再转,梦境的主人依旧是背负双刀的武者,不是少年已变成青年。
敌人也从师父,变成了一个阴翳桀骜的老者。
老者怒斥道:“汤元武,就凭你也敢杀老夫。你师父老了,老子或许忌惮几分,五品化劲,也配杀我?”
汤元武淡淡道:“蛇山老怪,你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今日斩你。”
…………
众人纷纷看向汤元武,有人恍然道:
“这是汤门主斩杀蛇山老怪的成名之战,一战入四品。”
“嗯,我想起来了,当年蛇山老怪在雷州为非作歹,连续犯错数起灭门案,朝廷通缉,是汤门主出手才将他斩杀。当时轰动雷州。”
“但是,为何汤门主的往事会出现在此?”
东方婉蓉见状,呼出一口气,似乎印证了心里的某个猜测,沉声道:
“因为我们的元神被卷入了师……..纳兰天禄的梦境中,受到梦巫的影响,所有人的梦境正在缓慢交织。”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正在做梦?”袁义沉声道。
汤元武则露出了恍然之色:“出师之战,斩杀蛇山老怪之战,确实是我毕生中最惊险的战斗。即使时隔多年,我也常常梦到。”
“能够见识到山海关战役的过往,能看到汤门主斩蛇山老怪的往事,倒也不虚此行。”
“是啊,这份经历,说出去都没人信。”
接下来,众人陆续经历了几场梦境,有镇抚将军李少云和都指挥使袁义的沙场征战,有雷州江湖人士的热血厮杀。
也有以佛门佛门弟子的视角,见证西域高僧诵经讲法的恢弘场面。
许七安混迹在人群中,格外沉默,目光却始终盯紧东方姐妹和三花寺和尚。
佛门和巫神教是有备而来,他们肯定知道如何摆脱梦境,如何释放纳兰天禄,如何得到龙气…………不能让他们释放纳兰天禄………他正想着,忽听一阵惊呼。
侧头看去,自己也猛吃一惊。
只见佛山祥和,金光在云雾中缭绕,一位穿打更人差服的青年,在大阵中痛苦抱头,面色扭曲。
这幅画面实在太熟悉,熟悉到让他脸色大变。
佛门斗法!
八苦阵!
卧槽,我的梦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