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無量劫主 ptt-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洞天之主展示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更专注,更凝练?”叶遗喃喃自语了一句,又不禁问道:“如何更专注,更凝练?”
专注、凝练、直达唯我唯一都是乾元天的前置,陈安这么回答,其实只是给叶遗指了一个方向,实质上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因为叶遗距离乾元其实还差两步,一步是仙君层次的时空概念,一步是乾元层次的唯我唯一。
前者其实对于叶遗更重要,但陈安并不好解释,只是能先给他指个方向,又建议道:“我觉得你应该真正走出这方天地,去看看天地外的景象,或许就能找到你心中的答案。”
外面的幽元天的确是个万法归墟的末法时代,但现在的叶遗所处的层次已经不再局限于法了,他现在所求者是真正的道。
而幽元天足以承载他所求之道。
“走出去吗?”
叶遗似之前就思考过这个问题,此时陈安一提,他眼睛一亮直接问道:“我如何走出去?”
陈安微微一笑,似早等他这么问,回答道:“我欲往玄真观一行,待我离开时,或可带你一起。”
“玄真观?”叶遗没有多想,反倒毛遂自荐道:“我可以带你去。”
陈安正中下怀,笑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即刻启程吧。”
叶遗也不墨迹,点头道:“好。”
他孑然一身,也没什么可带的,跟着陈安步出破庙,就向南而去。
岳剑屏花容微恸,身形一闪就起身追出破庙,却站在庙门口终究没有再跟随而去。
陈安思感流转,如脑后生眼,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幕,不禁瞥了身边叶遗一眼,却发现这货,竟全然无觉。
以叶遗的武功在这处洞天之中,灵觉不会比陈安差多少,岳剑屏的举动他必然有所察觉,眼前的表现明显是心中无意,用外间的话来说就是妥妥的直男一枚。
不过想当初,他在这般年纪时,似乎也是这样,不解风情,不谙世事,一心只想着那些自以为很重要的事情,辜负了无限韶华。
现在看来,只叹当时年少青衫薄。
这个时候,陈安基本上也了解了叶遗的性格,寄情于剑,物我两忘。
也只有这样,才能超出这处洞天这么多,无限接近乾元的层次,就是和这处洞天中的神真强者比起来,他都像是另外一个层次境界上的人。
如此,也好,也不好。
好处是专注于一处极利于他攀登剑道之巅,坏处是他极难突破到乾元乃至宙光的境界。
唯我唯一不是说心中只有一物,而是要阅遍世间造化万物,复再归一。
两者看起来相同,可难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未曾拿起何谈放下,而当真正拿起,再想要放下,又是何等艰难。
没走到那一步的人,根本不会明白其中所深藏的艰辛、痛苦和劫难。
不过,叶遗未来如何,与陈安却是无关,他和对方的交易仅是找到玄真观,然后帮对方离开这处洞天而已。
甚至帮对方离开这里,也不是陈安回归人性好心发作,而是刻意留下的一个引子,算是用言语承诺留下的道标。
若是那位洞天之主不怀好意,利用这处道标,陈安或可翻盘。
当然,面对一位清净道主,想着翻盘或许有些不自量力,但总归是一分希望。
不然毫无挣扎的入对方瓮中坐以待毙,实在不是陈安的性格。
玄真观的位置并不近,在南下三千里的一座小城郊外。
这距离对普通人来说却是千里迢迢,但以陈安和叶遗的脚程,只用了三天,这还是陈安刻意照顾了叶遗的速度。
“这里就是玄真观?”
陈安看不到叶遗的过往,但从其表情神态来看,对方应该没有开玩笑。
只是眼前的道观不止比之前所见的破庙还要残破,面积上也要小了一圈,除了供奉神明的前堂,和后院的祖师祠堂外,左右就两间厢房。
也就是藏于深林,若是临近道边,估计和那破庙的功用也差不多,供往来旅人歇个脚什么的,更显凄凉。
当然,也正是因为它藏于深林,所以显得更加破败,两间厢房连顶棚都没有,根本不像能住人的样子。
可叶遗却满是怀念,道:“自师父走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本意是不想打扰这里的宁静,却不想这里竟破败如斯。”
陈安自是知道他的意思,这货四处找人比剑,本身是磨砺自身武道,可下手却毫不留情,造成杀戮无数,那能止小儿夜啼的天诛地灭称呼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有这名声,在武林中自然是仇家遍地,这玄真观没被人一把火烧了,已经是十分难得。
或是选址深林藏的好,或是这方武林的人比较有素质。总之,叶遗若真的与这里常来常往,这里必然不止是破败这么简单。
“可以去你师父的坟上拜祭一下吗?”
起初陈安觉得这玄真观必然藏着那位洞天之主,可看眼前的模样实在无法和一位清净天道主联系起来。
“难道是自己领会错了意思,连续碰到两位神真,真的仅仅只是巧合?”
这么想着,陈安还是有些不死心,既然他已经决心面对了,自然没有再逃遁的道理,他眼下的心境颇有些类似于早死早超生。
所以他出言要见叶遗的师父,若那位奇人真的是洞天之主,那么就算是死了,也必然有着神异留存。
而且他这么做也不算突兀,就算是在普通人家,这也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至于叶遗更加没有多想,引着陈安就向观后走去。
观后是一片荒地,应该是当初这里有人居住时,开垦出的菜地,但自玄真观无人后,这里也就荒废了下来.
越过菜地,再往前,就进了树林之中,这里幽暗僻静,倒是一处不错的埋骨地。
林荫之下,只有一座孤坟,立木为碑看起来极其简陋。
耽美父子情 泣恋
但想到叶遗的为人,似乎面前的一切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因为可能存在的洞天之主,陈安倒是没有仗着大罗天尊的身份有什么越矩的事情。
老老实实的祭拜,哪怕那里躺的可能仅是个凡人。
只是到了最后,他还是任何的神异都没发现,就好像整件事情都是他自己神经过敏、异想天开。
陈安笑道:“今日已是不早,不若在观众留宿一晚,明日我带你出去。”
叶遗不疑有他,眼睛一亮道:“好。”
说完,他当先引路,往观中走去,陈安目光闪烁地跟在后面。
一开始他以为那位洞天之主已经苏醒,化身老道士,培养出了叶遗这般逆天的存在,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这主要是对洞天世界的认知问题,所有被镇压此处的大罗天尊,他们在沉睡时,无意识的向外辐射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是属于大罗天尊的本能反应,同时也是一种自救的手段,如果能够以他们的意志改变幽元天的部分规则法理,那么反馈自身,必然能凭此脱困。
就好像七神时代的紫微星主和那位还不确定身份的造物主。
前者建立了类似洞天的存在,后者更是分裂成了七神,重新活跃于世。
陈安以为这位武道大能应该也是如此,他所造洞天也几近成功,并能有如此敏锐的感知,还能向自己传达信息,如此看来,祂几乎就要脱困成功了。
叶遗作为当前洞天的天下第一,钟洞天气运之所在,必是其布置脱困的重要一环,当然要倾力培养,凝聚意识,降下化身,也是合情合理。
可谁知真实的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那位存在对叶遗并不在意,仅仅只是当做一张装点门面的邀请函。
这种情况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或许对方根本不在意能不能脱困,又或许对方根本不是被镇压此处……
到这里,陈安几乎不敢再深想下去,他跟着叶遗又绕到了前面,从正门走进玄真观中。
正对观门的神堂中供奉着一座等身神像,相比于那破庙中的怪物,这座神像保持相对完整,除了金漆剥离外,整体还算完好。
神像的形象是一个相貌平平的青年道士,也不知是何身份,让陈安看到的第一眼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陈安心中一动,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也不言语,直接站在神像前等待起来。
叶遗故地重游,就算在其他方面再迟钝,此时也有一种难以遮掩的思家情怀,进了观中一时都忘了招待陈安,自顾自地进入后院,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夜色不知不觉降临,今日是满月,洞天之中的日月星辰都是主人的一种法则设定,与天体无关,因此显得更加有序。
而满月当空,照进屋檐残破的道观中,那尊青年道士的神像忽然发生了一点异变。
陈安眉梢一挑,仔细看去,忽见那神像手中在光影下似是把握了一件奇形兵刃。
随着月光越亮,那兵刃形状逐渐清晰,竟是一柄宛若月牙的弯刀。
弯刀?!
陈安瞳孔骤然一缩,猛然想起了在何处见过那青年道士的形象,那是昆仑昊天境中万胜山上的血影。
而当他记起这一点时,那神像上猛然腾起璀璨的血色光华,突兀地将陈安笼罩进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