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笔趣-304.餘生是賭注閲讀

影帝現任是前妻
小說推薦影帝現任是前妻影帝现任是前妻
顾擎苍说完,下意识看了一眼沈婉清离开的方向,就怕她又回头过来。
霍承翔微微一顿,听说顾盼在家,想起她跟自己说的那些话,便立马摇了摇头:“既然顾盼在家,那我就不见孩子了,之后的日子我会比较忙一些,他们母子四人就拜托顾爸您多费点心思。我跟您保证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总有一天我会亲自来顾家跟顾盼道歉,跟您和伯母负荆请罪的。”
“也好,盼盼今天情绪不大好,不见也是好的。”顾擎苍眼里对霍承翔倒是多了一些善意。
虽然霍承翔跟自己的女儿在一起之后,没少给他们家盼盼带来悲伤与烦恼,他甚至也给他们顾家带来了不少麻烦,但至少他至少不像某些男人一样对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没有一丝歉疚。
兼职是种美德
至少他还知道自己对孩子和女人有亏欠,光凭这一点顾擎苍就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沈婉清虽然是顾盼的母亲,可其实顾擎苍心里明白,自己的妻子对女儿的了解根本就不够。
顾盼如果真的如自己嘴上说的那样不在乎,霍承翔也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了,她也不会因为一听倒是霍承翔给诺诺捐赠肾脏,立马就拒绝给孩子做手术了。
两个年轻人心里都有彼此,只是一个忘了对方,一个不敢再轻易接受,就这么生生的分开,还让三个孩子不能与自己的亲生父亲生活在一起,无论如何,这都是顾擎苍不支持的。
在他看来,不管将来顾盼跟谁在一起,都没有他和霍承翔在一起好。
真正对孩子好的人,只有他们的亲生父母,不是他对重组家庭有任何偏见,而是他看过太多重组家庭的孩子生活不幸福的例子了,顾擎苍不想自己的女儿往后余生依旧是一场没有结果的赌博。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顾擎苍目光如炬地看着霍承翔的脸:“顾盼妈妈的话有一些你也要听进去,孩子们在我们心里都是千金不换的宝,你要是护不了他们,顾家会自己护着。”
顾擎苍已经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也将自己的心意说明,他只等着看霍承翔的表现。
“谢谢您,我不会让您失望的!”霍承翔感觉自己的手心已经在冒汗了,能听到顾擎苍这样说,他心里总是有一些底气。
顾擎苍微微颔首,转身走了进去。
他走后,霍承翔本能地抬眸看向顾家二楼的位置,他不确定那里住的是谁。
但他总感觉自己似乎曾经,也是这样站在这里看着那个地方,等着顾盼。
霍承翔在门口伫足十来分钟,直到成串铃声响了起来,他这才转身上车。
电话是小熊打来的,他在离开星辰娱乐的时候就直接吩咐小熊去处理韩倩的事情。
霍承翔原以为小熊是已经处理好事情了,这才给自己打电话报备的。
只是电话接通之后,事情也没有他预料的那么顺利。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节骨眼上韩奇居然能够去京都。
而且还是三天之前就已经到了那里,早他们一步把韩倩从京都韩家老宅接走了。
“他们去了哪里?”霍承翔冷声道。
他临走前交代过留在那里的人,务必看好韩倩,这个时候,她能在他的人手上离开,想来韩奇是下了不少功夫。
“第一时间去了医院,韩倩昨天出院的,转头就假扮医生去看了韩老爷子,从监控上看离开的时候很匆忙,想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小熊顿了顿,没听到霍承翔的声音便又道:“只是奇怪的是,他们去榕城的时候没有任何遮掩,看起来像是故意给我们留下蛛丝马迹。”
“住进了榕城韩家?”霍承翔沉声接话道。
“没错。”
“知道了,这事你不用管了,这段时间先休息,有事我会给你电话。”
霍承翔挂断电话以后,又给傅司寒去了一个电话,将韩倩的事情跟他角度来一番。
电话那头,傅司寒沉默了许久,才道:“你还不打算收网?盼盼现在身边三个孩子,你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别忘了周老跟温总的话,韩奇这人看着简单,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我心里有数,只是这件事情可能瞒不了,顾家那边要你安排人手。”霍承翔只要想起之前顾盼被绑架的事情,心里就压着一块巨石。
“可以!”傅司寒看了一眼康复室里,正努力训练的顾渺渺,嘴角微微上扬。
“多谢!”霍承翔急着去一趟韩家,他道了谢就挂了电话。
傅司寒将手机塞进口袋里,剑眉微微皱起,最后拧成一个川字。
这半年时间,他只要有时间都在陪着顾渺渺做康复训练,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去看顾盼跟那三个孩子。
其实,也不是没时间,是他不想让人误会什么,乱嚼舌根影响了顾盼跟顾渺渺姐妹之间的感情。
虽然他知道顾渺渺不是那样蛮不讲理的女人,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也没有那么薄弱,但他愿意自己亲自给她安全感。
此时傅司寒看向顾渺渺做康复训练,里头的她正好也看了过来,冲他眯着眼睛笑了笑。
看到她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傅司寒的思绪渐渐飘远。
从半年前开始,他们两个人就住在一起了。
当初他收到顾盼的通知回到榕城时,顾渺渺根本不愿意见他。那时候他才知道,顾渺渺为了不嫁给林雪玲给她介绍的那个败类,差点真的再也听不到这个世界的声音了。
一个理发师的灵异笔记
对于一个小提琴家来说,这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傅司寒不敢想象,听不到这个世界的声音,顾渺渺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从回来开始,就一直守在医院里,在顾盼的帮助下倒是挡了顾擎风夫妻好几次,只是光是那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顾擎风他们想要什么,傅司寒也调查得一清二楚。
当时傅司寒将自己的积蓄都给了顾擎风夫妻,这才在顾靖宇的帮助下将顾渺渺的户口移了出来。
不过,他没有按照顾盼的意思,让顾渺渺入顾家老宅这边的户口,而是让她直接入了他们傅家的户口本。
只有这样,他才能让顾渺渺不受林雪玲隔三差五的骚扰。
……
就在他走神之际,顾渺渺已经从训练室里走了出来,她蹑手蹑脚地靠近傅司寒,扬起手还没来得及吓他一跳,就被他抓住手腕,一把拉入怀中。
“今天训练得怎么样?”傅司寒压着声音,尽量小声说话,就怕伤到顾渺渺还未恢复好的耳膜。
没能吓到他,顾渺渺有些扫兴,撅着嘴巴嗡声嗡气道:“本来还可以心情还很美丽,现在不好了。”
“这样么,那你说说怎么样才能让你重新美丽起来?”傅司寒轻笑一声,胸腔里都带着难以掩饰的宠溺。
他的长指把玩着顾渺渺的短发,向来冰冷的脸上难得温柔了许多。
“想吃火锅,很辣很辣的那种。”顾渺渺嘴馋地咽了咽口水。
“火锅可以,很辣没有!”傅司寒失笑道。
牵着顾渺渺的手下了楼,一路上顾渺渺不停地和他撒娇,就想吃一口辣的。
然而傅司寒怎么也不妥协,她现在的情况,别说是特辣就是微辣都不行。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谁也承受不了。
顾渺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撒着娇,不知不觉之中,整个人几乎都要挂到傅司寒身上去了。
至于傅司寒自打知道她那些年经历了什么之后,几乎将她当做自己女儿一般宠着。
现在看她几乎挂在自己身上,干脆双手托着她不让她摔倒了。
电梯门打开之后,他也依旧如此,至于顾渺渺回过神来了意识到自己挂在他身上,脸颊一红小心翼翼地觑了他一眼,却也只看到了他干净的下巴。
看着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傅司寒感觉到她的小动作轻笑一声:“小色胚!”
“我自己家的,还不能惦记吗?”她抬手掐了他腰上的软肉一下。
“回家了给你随便看,亲一口也可以!”傅司寒轻哼一声,声音又哑了一些。
顾渺渺这才感觉到他的脚步已经有些凌乱了,她推了推傅司寒的胸口:“你快点松开。”
她想要从他身上跳下来。
还不等她有所动作,身后就传来了尖锐的嘲讽声:“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搂搂抱抱的当真是给我们顾家丢人现眼。”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