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rct優秀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 小丑-第466章 拜會靈鳩長老讀書-va3or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张松则表示理解,又提出了和陈玄一同样的担忧,皱着眉,对那面破镜子嘀咕道,“这事还真有些麻烦,不把这镜子毁了去,被困在里面的生魂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出来,可一旦毁了镜子,那镜灵也会跟着被释放出来,到时候有得麻烦。”
我说你们七剑不是专业的吗,搞定这种事,应该手到擒来才是。
张松却一脸苦笑,说术有专攻,打架我不怵谁,碰到这种玄而又玄的事,就麻烦了。
我只好跟着叹气道,“得,这么看来还得求陈玄一,这两天他也一直在想办法,估摸着应该会有结论了。”
这时候,七剑队伍中最年轻的黄小饼站出来,没拽了拽张松袖子道,“老大,渝城不是有一位崂山前辈吗,你跟他关系这么近,要不要找他帮忙?”
听了这话,张松眼皮一展,有些迟疑。
九州传之天刀
我赶紧问怎么回事,张松就笑笑说,“是这样的,我师承崂山,门派里倒是有一位长老级别的人物,正在渝城这边潜修,这铜镜里的封印布置,若是交给他来研究破解,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屌絲的春天 柳下僧
血色蠱惑 暖沙
冰冷血醫
我赶紧道,“那还迟疑什么,赶紧找啊!”
张松却苦笑道,“林峰你有所不知,这位灵鸠长老脾气怪得很,他修的是鬼道真解,顾名思义,也和茅山那帮修炼养鬼术的人一样,成天都和邪鬼打交道。这一行干久了,难免会受鬼魂邪气所侵染,变得越发偏激,我们这一派的人,都不太想和这位灵鹫长老打交道。”
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跟个怪人打交道,总好过破不了案子吧?你们七剑这次倾巢而出,要是连这个案子都破不了,未免才没扫脸面了。
张松迟疑了一下,苦笑着说好,那就明天吧,明天我亲自去拜会他老人家一趟,成不成,就看他老人家心意了。
我被勾起了不少好奇心,忙说干脆我也跟着一起去吧,崂山在江湖上闻名遐迩,与龙虎山、茅山并列,号称是中原道门的擘天巨柱,你们门派里的长老,想必修为个个很强咯。
张松摇头道,“话是这么说,我也不太了解灵鸠长老的真实水平,他这人,性子邪得很,早十几年就离开山门了,这些年一直在渝城生活,跟我们几乎没有交集。”
周坤见天色也不早了,便拍手笑着说,“既然如此,那就请诸位先返回招待所歇着吧,我们分局的几位领导,还等着第二天来拜会呢。”
对于周坤的话,张松显得并不是太热情,摇摇头说,拜会就免了,我们这次过来是为了办案子,别拿体制内的那一套来招呼我们,你告诉姜文宇,让他明天一早来招待所找我就是了。
“好,一定!”周坤忙不迭答应下来。
之前和七剑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成天瞎胡闹,还没领教过这几个家伙的威严,今天一见,果然是“大城市来的”,这派头拿捏得很有火候。
姜文宇好歹也是西南局下属分局的一把手,但在张松眼中,却压根算不上什么,一句话,呼来喝去,半点都没给面子。
回了招待所,陈玄一也赶紧上来和七剑攀交情,双方是见过几次面的,也知道彼此都是我的好朋友,所以相处起来并不膈应。
上楼的时候,我搂着张松的肩膀问,“老哥,没看出来,你们在体制内说话这么好使,连姜文宇都怕你们。”
张松呵呵一笑道,“姜文宇这个人呢,还算是有点真本事,不过性格莽撞,就是个没什么格局的莽夫,当年他曾经犯过事,差点被岳局给开了,是我亲自求情把他保下来,所以他很敬重我,如此而已。”
狂歌 寒香寂寞
我呵呵笑,说你丫就装逼吧,早晚有雷劈下来打你脸的时候。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看见满脸络腮胡子的姜文宇,正带领几个宗教分局的精英,毕恭毕敬地守在招待所楼下,一副孙子望见爷爷的表情。
拒嫁储君:储妃不好当
张松正站在姜文宇面前训话,几句话呵斥下来,把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糙老爷们吓得噤若寒蝉,连个屁也不敢放。
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当真小看了“七剑”在体制中的地位,名义上,这几个家伙只是岳涛身边的小跟班,可在面对这种分局领导的时候,照样把腔调拿捏得有板有眼,一副威严十足的样子,颇有格调。
看见我,张松没有继续训斥姜文宇了,快步走来说,“起这么早,还真打算跟我一块去拜见灵鸠长老?”
我撇嘴说,“去就去呗,行走江湖,多认识个熟人不是坏事。”
古墓秘境之长生不老丹 辛庆磊
陈玄一也从我身后冒出来,对张松拱手一笑道,“张兄,我也对这位灵鸠长老十分的仰慕,能否带我一起参见。”
“好,上车吧!”张松对待陈玄一的态度十分客气,见他也说话了,便没有在拒绝。
接着,就由张松、我、陈玄一,带着一个司机和分局领导姜文宇,一起出发,前往灵鸠长老的下塌处拜会。
仍旧是一段弯弯绕绕的山路,汽车连续驶过几座桥梁,来到了渝城有名的红色根据地,一个叫红岩广场的地方。
到了这儿,张松表示要下车步行,我们穿越红岩广场,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爬行了将近一个小时,来到“蒋公”当年居住过的白公馆,继续往深山里赶路,行了不多时,一栋幽僻的小茅屋,便呈现在我们眼前了。
这茅草屋坐落在歌乐山脚下,与白公馆相邻不远,倒是地势幽僻,难以被人发觉。
深山路陡,隐匿在白云深处,隐隐看上去,倒真能显现出几分不凡来。
来到茅草屋前面,张松示意我们听一下,随后轻咳一声,毕恭毕敬地走向了大门,躬身行礼道,“弟子张松,有请师叔相见。”
“咳,是张松么?当年一别,都快十几年了,你如今可是西南局中炙手可热的大红人,怎么想起来拜见老夫啊?”门里传来一道苍老的低咳,大门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一股冷风带动,飘来一层薄纱账。
我们纷纷抬头望去,只见草庐前面,伫立着一个手拿拐杖,背影佝偻的老人,麻子脸,眼球浑浊,被慢慢的眼白所占据,正眯着眼睛打量我们这些访客。
这位就是灵鸠长老?
我心中没来由一抖,这老头,乍一看简直跟个鬼似的,不仅外形瞧起来邋遢诡异,就连气息也无比森然,袖袍似有似无地摆动,隐隐的,有着一些凶戾气息环绕其间。
果然是个擅于驭鬼的高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