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乞活西晉末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五回 夜半信使分享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华历五年,五月二十一,戌时三刻,青州临淄,齐王府。
夜宴之上,童崖悍然斩杀李祥,令苟晞猝不及防,也令他恼怒不已,而愈加失控的事态,更令他头疼不已,懊丧不已。他又怎会想到,童崖这个看似谦谦君子的文人使者,竟会这么暴力,这么没有涵养,一见仇人就下了死手,还要不要士人风范了?偏生又在这等场合,叫他这个大将军的面子往哪儿搁?
然而,童崖面对他的斥责,那半带无厘头的答复,却令苟晞一个激灵。不错,童崖他的确可以随手捏死,可童崖代表的华国,他真就愿意与之不死不休吗?而且,这事儿说开了去,是他齐晋一方做得不地道,倘若他再揪着惩办童崖,打脸华国,只怕他在华国黑名单上的仇恨值,就要高过派兵入侵的东晋了,他即便愿意跟着周边势力一道围殴华国,可他愿意挑这个头吗?
苟晞自知齐晋细胳膊细腿,当然不愿挑头,怎奈麾下有人不怕事大。就在这时,抗华派的另一代表人物,也是李祥的好友王重抢入堂中,长躬到地,声泪俱下道:“大王,李公死得好惨啊。华国先袭我黄河水军,使者更敢当堂杀害我方重臣,他华国根本就是将我等视作奴仆,任打任杀,如此恶邻,我等何必还要与之相交,如此恶使,焉能留其性命?还望大王斩首此贼,为麾下主持公道啊!”
刺杀案难道就与你无关吗!?眼底闪过厌恶,苟晞沉吟不语。事实上,苟晞此前的想法很简单,他是齐晋老大,李氏胡来必须处理,但他不会示弱与人,为了华国使团而处理李氏。甚至,李氏之举令他不无解气,他并不介意叫李氏发挥剩余价值,一方面唱唱红脸恶心华国使团,另一方面则暂时维持内部两派平衡,以便接下商谈中更好的讨价还价。但如今,他反而被童崖之举直接逼入了死胡同。
我的快递通万界
总算宴中不乏聪明人,感觉到了苟晞的骑虎难下,苟纯适时出言,递上台阶道:“大王,据臣初步调查,昨夜刺杀华国使团者,多半当为齐郡李氏所属私兵。想来,童崖使节已从某些渠道确知了这一消息,方经同伴身死,再见仇人眼前嚣张,激愤不过,这才悍然出手。兹事体大,又情有可原,还望大王暂且息怒,待得事由查清再行发落!”
闻得此言,再看到苟晞脸上一闪而逝的释然,一直云淡风轻的童崖,总算暗自松了口气,只要有的拖,就有命在,甚至苟晞的这一示弱处理,还令拉拢齐晋更有希望了。适才他可谓赌命做得一把,虽有义愤,却也不得已而为,毕竟华国尊严如此受辱,他若依旧装傻充愣,只怕愈爱面子的华王得知后会给他难看,但现在看来,总算效果还好。
“也罢,便先如此吧。苟纯,由你亲自安排华国使者的食宿守卫,但有进出,须得报本王知晓。”冷哼一声,苟晞没再搭理童崖,却是冷冷扫视席间诸臣道,“时局多舛,本王不希望再有超出常理的意外之事发生…”
晚宴不欢而散,童崖则被苟纯亲自送回住处,并调派重兵围护,也算变相软禁。其间,苟纯的态度倒是十分客气,不乏交好之意。童崖虽知这厮在昨夜刺杀中未必没使闷坏,却也心知其人所代表的迁国派乃是己方的潜在盟友,不能计较,故也虚与委蛇,一团和气。
待得目送苟纯离去,返往正堂的童崖,发现使团的一干人员正聚集于此,听着霍道在那绘声绘色的吹嘘:“哎呦,当时童侍郎那一弩射得又快又准又狠,又出乎意料,直把堂中那一干齐晋官员都给吓尿了,老半天都没个反应,还是几个娘们有点胆量,还能惊呼出声。可咱们的侍郎,却是气定神闲,好似啥事都没发生一样,那个装逼呀,简直就酷毙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霍大哥,您当时是不是也吓尿了?”一名护兵什长不怀好意的问道。经过昨夜一场同生共死,使团剩余的四十多人,关系已然铁了许多,说话倒也放得开。
“卧槽,哪能呢?”霍道一蹦三尺高,拍着胸脯道,“当时俺虽吃惊,愣了片刻,但见到殿中的齐晋侍卫围上前来,俺立马一个龙行虎步,挡在童侍郎之前,怒目那么一瞪,立将他们吓得齐齐后退,只敢远远围着待命。便是那个苟晞,被俺虎目盯视,原本举起的手,也被迫缓缓收起…”
“得,得,得,甭吹啦,别个苟晞没动咱们,靠的是咱们的身份,可不是你那一身功夫,也不是咱那点装样本领。”童崖实在听不下去,边入堂边打趣道,“而且,当时咱在你的身后,可是看见你那后心,直挺挺一条汗线呢。”
“呃,侍郎回来啦。”众人连忙起身行礼,言行中更显敬仰。必须说,适才听得霍道讲述了童崖骤杀李祥的经过,以及霍道自己身临重围骁勇无畏的灌水,众人在大呼解气之余,看向童崖的眼神不由都带上了怪异,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自家这位使者不光嘴皮子厉害,下手也真不含糊呀。
说笑交谈不提,片刻之后,众人散去,正堂仅留下了几名使团核心人物议事。到了这时,随行书佐官却是叹道:“侍郎于宴上大涨我华国声威,解气是解气了,可我等于齐晋一方的关系难免进一步恶化,现在几被软禁,只怕连苟晞的面都见不着,还如何完成使命?”
“唉,非某不顾大局,实乃不得不为。”童崖苦笑着摇摇头,复又淡定道,“不过,苟晞此人善于军事,行政苛严,刚愎自用,却疏于远见,于大政上甚至有点优柔寡断,对我华国态度也是左右摇摆。此番李氏一闹,某再火上浇油,却也恰可逼迫其人尽早表态,而且,按照目前的内外情形,只需某单独见其一面,劝之当有七成把握。”
众人听得眼前一亮,詹乐笑道:“其实,想要面见苟晞,却也并非没有办法,叫在下来看,这位苟纯将军便是一条渠道,或许,他比咱们还急呢。”
童崖含笑点头,看神情早已想到了这一点,但不待他开口多说,外面却有护兵来报:“禀侍郎,院外有人求见,自称为华国使团信使,所报姓名为,咳咳咳,名为图别。”
“噗…”堂内众人齐齐喷了口中茶水,这个土鳖的爹妈真会起名字。只是,童崖却没有笑,因为他知道,图别其实是他出发之前,获知的监察厅驻临淄暗影的联络代号,而己方在软禁状态下,对方仍不惜暴露而联络自己,只能说明,有重大消息需要立即传达给他…
齐晋守军对使团自行进人管得并不算严,不一刻,童崖等人便在大堂内会见了土鳖信使,那是一名有点肥胖的中年人,行商打扮,貌不起扬,未语先笑道:“禀侍郎,这是大王吩咐发来的急报,其内的消息倒非保密,但对侍郎交涉齐晋却颇有好处,是以大王要求我等不吝代价,必须尽快送来。当然,鉴于身份泄露,在下自此也只能赖在使团混口饭吃了。”
没与图别多扯,童崖忙接过其人递来的信报,翻看几眼,顿时面露大喜道:“哈哈,大王所言果然非虚,有了这么几条消息,某说服那位齐王的机率,当能达到九成了。而且,我等也无需巴着求着齐晋方面急于会谈,嘿嘿,没得丢了气势,想来一旦对方收到消息,便该会主动来请某家了。”
众人一听,皆抓耳挠腮的等着童崖看完,随即一起争夺信报一睹为快。结果,堪称一流高手的霍道,终是凭借更快的速度与更高的灵敏度得了手,然后,然后他就傻眼了,谁叫他认识的字不过百呢,吭哧半天,他只得红着脸将信报塞给詹乐,不无扭捏道:“嗯,咳咳咳,俺今个嗓子有点不好,还是詹老弟你来吧,索性一起读给大家听听。”
“哼,方才听你自吹自擂宴上骁勇,可没听出你嗓子不好呀?”臭了霍道一句,詹乐接过信报,边看边摘要介绍道,“卧槽,曹魏倒是懂事诶,又登报又遣使又送锦旗的庆祝咱华国大胜,还公然驳斥东晋勾结匈奴背后捅刀,直娘贼,好得跟亲兄弟似的。呃,原来他们曹魏是想西征陇西,这是来扮借钱借粮的穷亲戚呢!”
霍道听得连连点头,同时不忘点评:“呵呵,难怪侍郎会说劝服苟晞的机率已然高至九成,哼,关中曹魏表明了态度退出,苟晞不心慌才怪!”
“啊,攻匈战事已经结束了!?卧槽,这才是真正的决定性消息呀!”蓦地,詹乐腾地站起,面露狂喜道,“继在平阳剿灭马景所部之后,我血旗军又集中骑兵力量,在吕梁山与黄河间的狭窄地带,截住并围歼了刘骥所部的四万匈骑,也是匈奴最后一股的精锐嫡系。截止发信,匈奴故有所有郡城已然落于我手,也已没了三千以上规模的匈军,哈哈,匈奴已灭,真他妈的灭了!”
“哈哈,匈奴已灭!匈奴已灭!哈哈,狗日的,匈奴灭啦…”堂内的笑声很快便传至院中,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欢笑,继而,这股声浪又传至院外驻守的齐晋军兵,乃至更远处的齐晋百姓,难以遏制的欢呼随之惊破了临淄的夜晚,只未必是所有人都开心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