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深淵歸途 愛下-62 粉碎意志推薦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12724层,星空。
宽大的穹顶,繁星弥补,漆黑一片当中有无数金色的光斑在闪烁,看上去分外美丽。
这里真的是红狱吗?一时甚至能令人产生这样的怀疑。
穹顶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而沿着广场边缘则有环形的楼层盖起,一共有三层,墙壁是白色大理石的雕塑。中央的圆形广场上则以梅花形状雕刻着五瓣雕纹,只有在雕纹当中有非常多的血痕,像是有很多人在这里死亡一般。最奇怪的在于出了雕纹范围则干干净净,就算有什么血丝蔓延到那里也会骤然断掉。
陆凝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将手抬起来,举到了一个花瓣上方,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让一些血液流到花瓣之内。
“这样做就可以了吗?”钱义朋问。
“不,我认为这只是第一步,但是必须要有血液……我不认为这一点血就足以分摊我需要承受的苦痛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辛宓先在墙边逛了一圈,看了一下墙上装饰的东西,随后又让龙天罡检查这里的机关。邓知意在这里不需要接着照明了,便往地上盘腿一坐,等着这边出结果。
陆凝稍微滴入了一些血液后便退开了,钱义朋和燕子丹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不过辛宓三人还在观望。过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所有的花瓣忽然抬升起了一点。
【受体检测……完成。】
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声音回荡在广阔的大厅之内。
“死亡受体检验……果然如此。”
周围的墙壁忽然一亮,原本没有意义的一些纹路通过亮起的部分连接成了文字,上面显示出了检测结果——
李文玥 173826/300000
钱义朋 231832/300000
燕子丹 231929/300000
“好家伙……”邓知意看着数字不禁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是代表我们的复制体死亡数目吗?”钱义朋问。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样吧。我知道你又要询问关于结果的问题了,不过不要忘了,颜梦也是在这里撑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死的,这里的时间推进依然具有一定的效力,并没有被完全抵消。如果红狱都能用这种方式离开的话,对那些恶鬼来说不是太容易了一些吗?”
“那么我们难道还要等着这些复制体都死去?我和钱义朋暂且不说……李文玥你是不是死得太少了一点?”燕子丹说到。
这话听起来可真不像什么好话,不过陆凝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她没考虑到的问题——就算是自己的复制体不知道关于红狱这里的很多分析,甚至剥夺一部分思考能力,素质上也比几个大学生要强许多了,这个差距如今被清晰地展现在了这里。
第一次,陆凝居然需要考虑自己太强了怎么办。
这时候,辛宓也走了过来,将血液滴入了花瓣当中。
“看起来我们的确采取了这样的方法,但是检测这个又有什么用呢?”她问道。
“辛宓你应该想得到吧。”陆凝反问了回去。
“好吧。”辛宓叹了一口气,“你来这里寻找的是我们所进行的其中一环,是吗?我们只要找到一环,应该就可以顺藤摸瓜完成一系列的准备……”
“是的,因为除了我们以外,也没人会关心这种人数了。”陆凝再次看了一眼那些墙上的文字,她其实有一点奇怪,如果真的是自己进行了射击的话,那为什么没有考虑到实力差距?这样的话自己肯定是无法和所有人一起出去的。
不过,如果辛宓都准备验证一下的话,那倒是还有一个参照对比。
“看来我们设计的人数就是三十万,谁都一样。”辛宓看了一眼墙上出现的十九万左右的结果,点了带你头,“大家的进度都不一样啊。如果我们只是计划了这样程度的话,就算这个方案可以成功,也无法保证大家能一同离开这里。按你们所说,外面也同样危险,恐怕……不好办吧?”
“如果你我都想到了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安排?是不能?还是有另一个方案?”陆凝问道,“换句话说,我们现在会选择的是什么做法?”
“我会设计一个能够最后全部收割的方案。”辛宓说出了冷酷的话。
“果然是这样。”
“你不同意?”
“同意,不过这个方案还会再具体一些。”陆凝笑了笑,“我会让这支军队全力为我们打开最后的道路。”
“什么是最后的道路?”邓知意远远地问。
“对我们来说,就是九层之下的楼层。不存在的楼层和存在的楼层终究是不一样的。以之前那只红珠子怪物来说,比起楼上所见到的任何一只都令我感到心惊肉跳,你们没有这种感觉吗?”
“这么说的话,我敢砍那些僵尸,但是完全没有和那只怪物战斗的勇气……龙哥你呢?”邓知意扭头。
“无战意,总认为若战必死。”龙天罡也承认道。
“恐惧虽然是人类可以克服的问题,但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信号,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无视为好。按我来想,这上面反而可以任意探测,原本存在的楼层则是最危险的——就连楼梯都在阻拦我们下去,电梯如果不是遇到了那几个人,我们也无法去往九层吧。”
“说起来……那几个人又是怎么回事?”燕子丹问,“即便时间混乱,也都是红狱之后的时间了吧?难道连之前的时间也被拉扯进来了?”
“不……”辛宓回答道,“我想他们只是时间和我们不同而已。我们发现这里的异状也比较后知后觉,具体的时间点同样也不清楚。我想这些人只是在那个过程里——等下,大龙,你是不是和电梯里的人说话了?”
“是。”龙天罡点了点头,“仅我一人。”
“你也看过李文玥给我们看得那张图了吧?那上面已经有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提示了。”辛宓有些责备和担心地说。
“一,所有提示是否全部可靠犹未可知。即便黑字为我等复制人留下,红字来历、语气也与黑字不同,可信度尚未确认。二,于电梯人中来讲,我们才是陌生人,究竟是何人违反了红字?”
“这个试探过于大胆了,龙哥。”邓知意哼了一声,“以后做这种事要和我们商量。”
“尚未知道复制之事,必须有所准备。”
“……说不过你。”
他们聊天的时候,陆凝就和钱义朋、燕子丹一起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正常来说既然这里是一环,而她又是考虑到了这样的情况,也应该留下一些提示才对。
不可磨灭的提示?
陆凝思索了一下,取出命运锯齿,从上面抹下一点血肉,放进了花瓣当中。
【郑云亭 0/8380】
“很好,就是这个楼层。”
=
骨骼粉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陈航拽着周诗兰在狂奔,段烨则在后面一边发出无奈的声音一边用符咒掩护。
王仲楠死了。
怀着不安而离开房间,试图寻找李文玥等人,然而陈航依然低估了这里的难度。他们为了安全走上了楼梯,毕竟已经知道如果危险的话就可以退回来。而既然知道心里想要去什么地方就可以去的话,后退回来就可以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
他们从来没有真的离开前往别的楼层,因此内心的激动和恐惧也比想的要更加复杂。不知道会是谁,也可能是每个人脑海里都有过这么一瞬间的想法,也就是……如果有不能轻易退回的楼层怎么办?
于是就真的出现了无法轻易后退的楼层。
一座仿佛古老宅院内部构造一样的楼层,但是就像是发生过各种凶杀案一样血迹到处都是,甚至还显得新鲜,却没有尸体。
机关楼。
段烨挡住了一发从天花板和墙壁之间的缝隙发射的暗箭之后,众人终于意识到了这里的危险之处。死亡几乎是如影随形一般袭击过来,就连段烨也无法全部应对过来。
并不是什么鬼怪袭击,而是现实中就可能发生的机关射杀,身上的装备几乎没有多少作用,盔甲也只是挡了两发弩箭就被撕裂了。
直到陈航为周诗兰挡住一支暗箭的时候,他的手臂被一箭射断了。虽然有段烨迅速为他止血,但是手臂落在地上之后便被地面上骤然出现的舌头卷了进去,随即就是咀嚼的声音。
段烨为他止血,尽管时间很短,不过在这一瞬间,陈航也察觉到了,房屋的进攻在嚼食他手臂的时候停止了。短短的三五秒钟,的确,一只手臂要吃掉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在断臂的剧痛之中还能注意到这些,还能这样思考,甚至接下来还做出了故意绊倒王仲楠,让他暴露在机关射击之下的行为。但是他还是做了——倒下的王仲楠被弓弩贯穿,浑身血液混入了房屋原本的血液之内,然后地面出现了利齿尖牙。
“走!”
他拉着周诗兰迅速冲向楼梯,努力不去听隔壁骨骼粉碎的声音。段烨在后方构筑起了掩护,稍微延长了一点拖延的时间,然后也跟着冲向了楼梯。
这一次,返回的心情倒是一致的。
十楼的牌子出现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就算是段烨也会对那种凶猛的机关连击心有余悸吧。
“但……为什么……王仲楠会……”周诗兰气喘吁吁地问,“他怎么了?”
“他死了。”陈航用唯一一只手拍了拍周诗兰,“很抱歉……但是你得接受这个事实。”
“哎呀,我们特意过来救的人没了。”段烨哂笑着说了一句。
陈航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段大哥,这外面的危险简直超乎想象……麻烦你送诗兰回去,至少房间里应该还安全吧?”
“哦?但是我是要保护你们两人的,陈航。”段烨笑了笑,“而且还是你断了一只手的情况下,这可是完全不符合我‘保护’的任务啊。”
“不需要你,而且诗兰可以为你作证,这是我的命令。段烨,你必须保住诗兰,明白吗?”
“哦?好吧。”段烨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还有些晕的周诗兰往1003走去。
陈航脸色阴沉地瞪着他们离开,然后抬起头再次看了一眼楼梯。
害死王仲楠是一瞬间的决定,没有别的牺牲人选,他也肯定不会牺牲自己。不过既然选择了走这条路,那也没必要再考虑之前的一些要恪守的准则了,他在之前还没有确切感受到自己实力拖了后腿,但现在是真的感觉到了。
普通的武器是不够的。
这么想着,陈航迈上了楼梯。
=
找到记号的过程非常顺利,毕竟都是陆凝和辛宓两人作为主导,而两人对于自己会以什么方式留下暗号再清楚不过了,几乎不用花费什么时间。期间倒是也遇到了几个危险的楼层,不过正如陆凝所说,派生楼层的怪物全都可以战斗,没有那种压倒性的恐怖感。
邓知意和龙天罡也稍微展示了一下他们豪放的战斗方式,骨刀和警棍用得都很直来直去,只是单独的那么一两只怪物完全无法阻拦二人。
只是看过一次,陆凝就基本可以确定他们接受了超市那里的特殊植入。她见过的高手其实不少了,只要不是涉及超能力,她可以很容易推断出一般人的实力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才算正常。如果龙天罡和邓知意不是什么参加过战场的退伍兵,那么有这样的实力一定是别的补强。
不过也不愧是陆凝和辛宓两人“会”设计的楼层,反复去过了十几层之后,众人才终于完成了那个本来不存在的闭环。
“这样一来,我们进行复制自己,分担痛苦,最后自己承受苦痛离开的策略也算是完成了因果链。”陆凝让一台奇怪的仪器将自己扫描了一遍之后,走了下来。
“事实上,我们依旧并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件好事。”辛宓说。
我不爱你了 决绝
“但是除此之外我们也没有选择了不是吗?”陆凝说。
“来来回回确实花费了不少时间。”钱义朋说道。
“怎么了吗?”陆凝察觉到了他的语气。
“下一个人已经上传了自己的接龙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