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一百九十四章劍陣封魔,山靈歡笑推薦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符箓,召神劾鬼、镇魔降妖,而使命之。张奎符箓术大成后,对此理解更加深刻。
符箓中虽然也有五行神符,运转天地灵气,但比之五行术法,就显得不那么灵便。
其最大的作用,还是用于神、鬼、魔、妖、邪…驱之、镇之、杀之、使之。
人族数量庞大,但有悟性、有福缘能开光的有几个,天资绝佳能继续走下去的又有几个?
张奎心中原先就隐约有些概念,此刻终于清晰,符箓才是凡人和底层修士用于自保的最大利器。
而要想真正发挥威力,离不开神道的强大基础。
神庭钟这一步,走对了。
而阵法,本质就是对于天地灵气的理解和运用,或许也是未来种族腾飞的助推器。
当然,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当务之急是要应付眼前这魔物。
张奎御剑穿梭,双眼怒瞪,空中捏动剑诀,耗尽大半法力,陆离剑瞬间一化为千,金光粼粼,呼啸而行。
他脑中阵图现在着实不少,但越是高级难度越大,以人力撼天,何其难也,即便仙人也是力有穷尽,离不开大量法器的配合,还要讲究天时地利。
眼下飞剑布阵,却是只能用出“两仪封魔阵”。
两仪者,阴阳,万物变化制约之基也,“两仪封魔阵”凭此而立,阴阳消长,对立平衡,正适合此时使用。
金光闪闪的飞剑群盘旋于山顶,先是聚为一处,随后迅速旋转扩散,形成了一个上千米圆形阵图。
紧接着,每把飞剑上下盘旋,变换出阴阳图形状缓缓旋转,剑光渐渐连成一片将魔物笼罩。
如此大范围的操控剑阵,张奎也是有些吃力,眼前阵阵发黑。
不过他却一点不敢放松,咬破中指,大袖挥舞,凌空用血画出了两道符。一曰“赤轮”,一曰“冰魄”,合起来就是日月诛邪符。
本来在前世不叫这名字,需要借用太阴星君和太阳星君的神力,若是再加上金、木、水、火、土五德星君,就是恐怖的“七曜诛邪符”。
但在这里,却发生了异变,好在神庭钟也可以加持神力,放大威能。
只见悬浮于高空的神庭钟光影一闪,金袍冕冠的太始虚影法相阔步而出,紧接着全身消散,依附在两道血符上。
两道日月符箓瞬间光芒大作,一个白火燃烧,一个寒冰刺骨,随着张奎一指,顿时落在了两仪封魔阵阵眼之上。
嗡!
天地轰然震动,巨大的金色剑阵仿佛活了过来,带着惊人的气势缓缓压下,将这三眼魔物罩住。
吼!
这三眼巨头魔半截身子还在原先虚空封印中,尽管心智混乱残暴,也感觉到了不妙,愤怒嘶吼挣扎。
随着两双漆黑大手挥舞,整个塔山轰隆隆震摇,山石崩落,烟尘四起,磅礴的黑气轰然而上,与金色太极阵图对峙。
可惜的是,他的力量明显被封魔阵图克制,阵眼上日月光轮旋转,这疑似魔气的黑雾大量被消融。
这三眼魔物瞬间发狂,额头眼中一道污秽血光冲天而起,轰在了阵图之上,数十把飞剑剑光瞬间暗淡。
“我特么…”
魂怒
邪 冰 傲 天
张奎胸口一闷,噗得一下喷出漫天血雾,好在体内暗伤转眼就恢复。
“这么凶,可不能浪费了…”
张奎大袖挥舞,手势不停,将空中喷出的血雾再次凝成数道血符,一甩而出,各自围绕在日月诛邪符旁旋转。
这却是普通的太阴太阳符,用来加强威力。
但即便如此,那三眼魔物额头喷出的一道道血光,也让张奎气血神魂俱震,刚刚恢复的法力又直线下降。
说起来,他也有些不自量力,这魔物连大乘境的双头夜叉王,都能瞬间嚼得神魂俱灭,哪是他现在能够对付。
若不是还没脱困,恐怕他只有逃命的份。
就在这时,那满山的石像似乎也被激发,各个亮起诡异黑光,山顶出现书生、三眼鹿、山鬼三道数十米高的虚影,搅动大片黑光,围绕着那山峰大小的魔物旋转。
是原先的封印者!
张奎顿时心有所悟,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即怒喝道:“几位道友,助我封印魔头!”
神庭钟金光四射,钟声悠扬,太始的虚影再次出现,随后是神虚和尹白,三尊正神面容严肃,临空上前一步,同时伸出右掌。
“敕!”
磅礴的香火神力瞬间涌入日月神符,一轮红日和皎洁明月各自出现在阵眼上,“两仪封魔阵”顿时金光大作,猛然下降,将三眼魔物压回了虚空中。
张奎喘着粗气,眼前一阵阵发黑,然而还没来得及高兴,金色太极阵图就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玛德,没完了,镇!”
张奎头皮发麻,全力驱动阵图,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身后神庭钟金光闪烁,三个正神已经开始动用积攒的香火神力,虚影法相也渐渐开始暗淡,终于稳定了下来。
而外界,此时也不平静。
普通百姓倒是没察觉,但凡是可以看到灵光的修士,都惊恐的发现,圣器神庭钟,包括三位正神的神像,金色灵光都开始迅速暗淡。
“老天爷啊…出什么事了!”
普通修士们心惊胆颤,这段时间他们可是体会到了破邪、封镇符的好处,一个个平时祈福远比百姓勤快。
若是毁了,一切都被打回原形。
青州天水宫、清江普阳观、勃州钦天监、安庆州玉华观,莱州赫连堡…
一个个镇国真人都发现了不对,顿时脸色大变,他们知道张奎此时必是遇到了危险。
“快,斋醮祈福大阵!”
华衍老道、顾紫青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能用这种方法为神庭钟加持香火。
赫连伯雄却神情凝重,他可是知道张奎在干什么,二话不说,祭起“血翁仲”从赫连堡冲天而起,向着靖江水府方向直飞而去。
“血翁仲”在空中不断变大,很快成了百米高的巨大石人,浑身渗出气息惨烈的血液。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就在昨日,赫连伯雄已顺利晋升神游境,再加上本身修炼的血煞与血翁仲十分合拍,威力甚至比以前的国师还猛。
但他心中一点儿也不轻松,甚至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就算魂飞魄散也要将张奎救出。
很快,运河旁边深处出现一片山脉,那里就是靖江水府所在地,赫连伯雄只远远看过,从未涉足,如今却咬着牙关猛然冲了进去。
随后,一望无尽的死尸…
“发生了什么?”
赫连伯雄呆立当场。
而此时在秘境之内,张奎额头青筋直冒,咬牙竭力维持着阵图,心中不好的念头却越来越甚。
太始他们香火神力快要耗尽,他的法力也所剩无几,看来此魔怕是要真的出世了。
要不要引来神尸跟他打上一架…
就在他脑子飞快琢磨对策的时候,突然一声叹息响起,一道书生的虚影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书生的眼中满是沧桑与迷茫,
“今时…何时?”
张奎上下打量了这书生一眼,随后眼中光芒大作,传出了一股意念。
他如今早到达神游境,只不过这种方法通常需要对方配合,所以很少使用。
书生眼中神光一闪,渐渐恢复一丝清明,却是先看向了太始。
“这…便是如今的神道么…甚好…”
随后他眼中出现一丝痛苦,“阴间仙路…封印终是失效了么…”
封印?
张奎眉头一皱,“我不管你是什么,现在还有没有办法困住此魔?”
书生微微摇头,“那是此界山神之祖入魔,既然已醒,这世间怕是无人能制。”
说着,他看向了太始,
“请道友助我打开阴间之门,我们会拖着此魔坠入九幽。”
阴间之门…
不是中元才能打开吗?
张奎正要询问,就见书生伸手一挥,密密麻麻的光点从山上飞起,全部涌向了神庭钟。
神…神异珠…
张奎彻底傻了眼。
这是发了…还是发了?
当然,看似多也不到百颗,飞入神庭钟后顿时镶满了内壁,张奎连忙将自己得的那两颗也扔了出去。
嗡!
神庭钟就像个猛然吃饱的胖子,不停扩大缩小,看得张奎心惊肉跳,生怕崩裂了。
好在神庭钟渐渐稳定,浑身金光散去,竟然变得如石似玉,有点儿像神异珠的材质。
太始一直古井不波的脸上,也出现一丝欣喜,和神虚以及尹白齐齐弯腰向书生行礼:“谢道友成全!”
那书生虚影明显淡了一些,他没有一丝表情,只是满眼的疲惫,随意摆了摆手,“打开通道吧,我们已经累了,这次…终于能休息了…”
太始尊敬的拱了拱手,
“道友,当为我等楷模。”
说着,神庭钟嗡嗡作响,半空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上千米的黑色大门,阴风呼啸,诡异的哭声从里面传来。
这…这么大?
张奎张大了嘴巴,感觉有些懵。
被两仪封魔阵和原先虚空阵困住的三眼魔头似乎感觉到不妙,开始疯狂嘶吼挣扎。
“想都别想!”
张奎一身怒喝,竭力维持阵法,法力耗干后,脸上竟然出现了道道裂纹。
而那宝塔山,则裹着一道道黑光轰然升起,山石崩落,气浪四散。
山上雕像中出现了一道道虚影,那是大笑的樵夫、挠着肚皮的山熊、赤足跳舞的女鬼…
崩塌的山石中,他们肆意欢笑着,歌舞着,那是一种纯粹的开心,更带着解脱的欢喜。
在魔头疯狂的嘶吼中,那书生脸上也渐渐露出笑意,伸伸弯腰行礼:
“诸位老友,云山君此生有幸认识各位,不亏了!”
宝塔山已经半截进入阴间大门中,张奎与阵图感应消失,终于松了口气停下。
他看着这些欢跳的山灵,深深吸了口气,和太始三人深深弯腰,郑重行礼送行。
宝塔山很快进入大半截,那山祖魔头的声音也消失不见,张奎猛然惊醒,连忙问道:
“敢问云山君,上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云山君虚影幻灭,似乎在回忆什么,紧接着眼中出现一丝恐惧,转身看向张奎,身形消散前传出一句话。
“敌…从天外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