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km2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啓元之界-第一百章 薛岐的回憶(一)展示-osi8v

啓元之界
小說推薦啓元之界
沙立数日不见凯风,心中颇为想念。之前日日能见,倒是不觉什么。此次分别数日,思念就像那开闸的渠水,肆意地在他内心倾泻着。离家越近,就越想迫不及待地见到她,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可是到家之后,他没有看到凯风的身影。于是先去药房给薛岐问安。
“师父,您是说,凯风自那日与我一同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虽然凯风在外执行任务时,也偶尔一两天才回家,但今天距她出门已经整整四天了,沙立还从未见过凯风这么长时间不着家。
毕竟,以前她牵挂阿嫲,现在牵挂的人还多了个沙立。
“的确如此。兴许这一回的任务颇费些功夫吧。没准明天她就该回来了。”
薛岐关上了方才取出药材的抽屉,瞥了一眼沙立,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怎么,才几日不见,就这般记挂于她?”
沙立一愣,显然还是第一次被薛岐这般打趣。
他挠了挠头,打了个哈哈,“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的慧眼。”
“哼!我老人家眼睛可没花。”薛岐给沙立倒了一碗药茶,“好了,给我说说,你这几天的事吧。”
“是,师父。”
沙立将药茶一饮而尽,而后开始说起了自己在诸葛家这几日遇着的事。
说到朱雀殿的惊险之处,以及朱雀魂血的奇遇,连薛岐这般云淡风轻之人,也不禁露出明显的面色变化。但她并未打断沙立。
至于沙立与罗红芍的私下密探,沙立并未告知薛岐。
倒也不是说不信任薛岐,毕竟凯风与薛岐都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信任的人。
只是,罗红芍的背后可能会涉及到一个现在的沙立还无法触及的隐秘。而薛岐毕竟是与世无争的世外高人,他并不想让这些事烦扰到她。
“难怪你刚进门时,我就隐约觉得你的修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却是无法看清你的境界。”薛岐给沙立续了一杯药茶,“一夕之间,从通元一品破入真元一品。只怕说出去都不会有人敢信吧。”饶是见多识广如她,也依旧忍不住惊叹。
“对了师父,这朱雀残魂所说的鸿宇大陆,您有听说过吗?”
薛岐握着茶壶的手竟是忽然一颤,双目放着精光看着沙立,“你从何处听到这个名字?”
看着薛岐的反应,沙立心中一紧,答道:“是那朱雀残魂与我说的。它还说,若是我有一天踏上了鸿宇大陆,就去寻一处地方。”
薛岐将手中的茶壶轻轻放下,久久不语。
沙立自然也不敢多问什么。
“这鸿宇大陆,我自然是听说过。”薛岐深吸了一口气,似是在下了某种决心,“因为,凯风的母亲,就曾前往鸿宇大陆。”
“您说什么?凯风的母亲?”
沙立心中一惊。虽然他早已知晓,凯风的母亲曾离开过奇元岛,但没想到,她所去的正是鸿宇大陆。
“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年她只有十八岁,独自一人离了岛,踏上了对当时的她来说前途未卜的旅程。”薛岐看向窗外,眼中满是追忆。
“凯风的母亲,为何要离开奇元岛?”
“她想去寻她的父亲。”薛岐闭上双目叹道。
全能照妖镜
“她的父亲?”沙立星目略带疑光,而后忽然抬头,“那他岂不是师父的……”沙立在心中暗骂自己迟钝。
“不错,正是我的丈夫。”薛岐微微点头,语气轻缓,眼中带着复杂的神色。
“师父,我不该跟您提起这个鸿宇大陆。”
沙立言语中带着愧疚。即便他看不到薛岐的眼神,也可以想象出她心中的酸楚。
“无妨。这些事情,终归也是要说与你听的。”
沙立点点头。可他未必真的理解薛岐话中的深意。
“师父,凯风的母亲,最后有没有寻着师丈呢?”
薛岐轻轻摇头,“她去了五年,并未找到她父亲的踪迹。”
“不过……”她看着沙立,竟是有些神秘地笑了起来,“她并不是一个人回到奇元岛的。”
“您是说,凯风的母亲从鸿宇大陆带回来人了?那人是谁?我认识吗?”
无怪沙立这般好奇,毕竟鸿宇大陆对现在的他而言就是一个充满着神秘与未知的不可知之地。所有来自那片大陆的人和物,都是新奇的
“认识,你当然认识。你不是与她朝夕相处吗?”薛岐难得卖起了关子。
冷情大少复仇新娘
沙立在脑海里仔细过了一遍自己在奇元岛上认识的人,可看谁都不太像,或者说不能确定。在无意之间,他瞥见了薛岐脸上露出的若有若无的笑,登时恍然大悟。
“是凯风?一定是凯风!师父您看,我怎么就这么笨呢……”沙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不过那个时候,凯风还在她娘肚子里。”薛岐看着沙立的模样笑道。
“我也曾听凯风说过,她的父亲并非奇元岛上人。莫非,是凯风的母亲在鸿宇大陆时认识的吗?”
薛岐缓缓摇头,面上逐渐笼上了一层淡淡的悲色:“她并未与我提起过那个男人的事。我也没有逼问她。但自从她回到奇元岛后,少有开心,不复昔日的神采。她为了不让我担心,在我面前时总是努力表现得豁然自在。可我知道,她经常在夜晚独自呢喃到深夜,甚至还会忍不住偷偷地掩面啜泣。”
薛岐用手轻轻抚了抚自己额上的发丝,可沙立很清楚,她的头发并不需要整理。
“不久之后,凯风出生了,她,也走了。就这样,丢下了我们祖孙俩。”薛岐叹了一口气,声音渐渐恢复了平淡。
“我听凯风说过,他母亲是生她之时难产,所以……”沙立忽然觉得自己不该说下去。
“你是想问,我为何没能救下她,对吗?”
沙立不忍承认,但也并未否认。
“她回到奇元岛前,身上已是带着伤,身子很是虚弱。若是能好好调养个三年五载,便能逐渐恢复。
只是她当时,已有了腹中骨肉。先前与人动手,已经让元气入体,伤了胎气。所以,她回来之后,非但不能安心静养,还要以自身精元护住腹中的凯风。
加上凯风天生异体,像是集天地灵气凝成的一般。她在临盆时,花了四天三夜,才最终将凯风带到这个世界,却也终于油尽灯枯。
彼时,我尚无今日这般医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带着对凯风不舍与眷恋撒手人寰。”
異界之財控天下
做爹心虚
尋爹啟事:媽咪不好
薛岐极力使自己的语气表现得平淡,可沙立还是很清楚地发现,她的手在轻轻地颤抖。本是明亮和一直鲜有波澜的双目渐渐变得有些浑浊。
沙立的心就像被人拿着什么东西轻轻地绞着,然后慢慢地拉扯着,说不上的难受。
他可以想象,薛岐当时应该有动过劝凯风的母亲拿掉腹中胎儿的心思,毕竟,相比于那未出生的孩子,她的女儿正活生生地在她身边。
可是,身为母亲,她肯定也深知一个母亲对腹中骨肉的疼爱甚至超过自己的性命。
光是那种左右为难的煎熬就令她难以承受。当凯风的母亲带着对孩子父亲的无尽思念在每一个孤独的夜晚独自流泪时,同样作为母亲的薛岐看着自己女儿日渐消瘦的身影,又何尝不是心如刀割呢?
最后,她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难产而死,作为一名医者的她竟是这般束手无策,回天乏术。她的内心,又该有多么的无奈、无助甚至自责。
沙立猜想,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她从此不问世事,专心医术,勤于修炼,这才有了今天的薛神医。
只是,这一切,都已无法弥补未能挽救女儿的无尽遗憾。
难怪凯风第一次带着他去参加银滩集会时,会被阎陵枯的一两句刻薄之语弄得伤心落泪。原来她心中一直对自己的出生带走母亲的生命这件事怀着深深的愧疚。
“阎陵枯!”回想起当日的情景,沙立在心中怒吼一声,双拳紧握。
薛岐似乎察觉到沙立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徒儿有一事不明。”沙立敛下方才的情绪,“自我来到奇元岛起,我发现,除了主岛和周边的附属小岛,岛上之人都不曾到岛外的世界看过。或许,连想都没想过。”
“这是由于,奇元岛之人一直恪守无尽岁月前的一条铁律,奇元岛岛民,不得擅自离岛。
纵使离了岛,也会元气尽失,根本无法度过那片‘死亡绿海’。
而且,也没有人能通过那道屏障。”
沙立知道,这“死亡绿海”自然是将奇元岛紧紧环绕着的那片深绿色的古海。可是薛岐的话还是让他有许多不明之处,于是继续问道:
“这所谓的铁律是何人所定?那道不让奇元岛人出岛的屏障又是谁给布下的?”
“铁律自然是神使所定。而那将奇元岛整个围起的屏障,我并不确定,但想来应该也是神使所为。”
“神使?又是神使……”沙立想起了当日在苍穹顶时,凯风曾给他提起过的称谓。
不过,眼下,他并不太关心这个。
“既然如此,凯风的母亲又是怎么离开奇元岛的?对了,还有凯风的外祖父,您的丈夫,他不也是出了奇元岛,去往鸿宇大陆了吗?”
异世极品魔武
“那是因为,他原本就不是奇元岛上的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